piaa9精品都市小说 月陽-楔子相伴-c38k5

月陽
小說推薦月陽
一头食腐鹰在天空飞行了很久了,又饥又渴,很想找个地方歇息一下,但它俯瞰大地,所经之处无不是戈壁、沙漠、寸草不生的山岭,没有水,没有植物,也没有生物活动的迹象,灼热的太阳紧紧追随着它,仿佛一只大手将它攥着,要将它身体里的最后一丝水份挤出来。越来越强烈的疲惫感使得它不愿意再挥动一下翅膀,只是顺着天空中的气流随风上下,在苍茫的天空中寻找最后一丝希望。
不知过了多久,食腐鹰的视线被地上的一个黑点所吸引。那会是什么?食腐鹰收紧了自己的翅膀,急速的下降。黑点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最后食腐鹰确定,这肯定是个生物,它俯伏在地面上,象狗一样卷曲成一团,看不到它的面部,只露出骨骼嶙峋的脊背,食腐鹰不能确定这是什么样的生物,它也不需要确定,在食腐鹰的脑子里,生物只有两种,能吃的和不能吃的,眼前的生物虽然看上去全是骨头,但还是食物。食腐鹰在食物上空盘旋了数圈,然后轻轻的落在了附近的的地面上。
食物没有动,看上去象是已经死亡。但让食腐鹰困惑的是,它没有闻到死亡特有的气息。一般的情况下,即使远在数里之外,食腐鹰也能从无风的空气中找到濒临死亡的食物。但眼前的食物虽然一直不曾动弹,却没有那种特有的腐烂的气味,相反周围的空气中似乎有着某种诡异的东西存在,食腐鹰有一种本能的不安。食腐鹰把握不定,但饥饿却让它丢弃了平时的谨慎,它一步步向食物靠近过去,它想知道,食物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亡。
在离食物不过一米的地方,食腐鹰停了下来,它伸长了脖子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但时间好像凝固了下来,食物从它落地的那刻起,就没有动过,现在依然。
食腐鹰停留了一会儿,就在距离食物只有一米的地方。食腐鹰突然张开了翅膀,使劲煽动了几下,然后扑向了食物,锋利的喙落在了食物裸露的肌肤上,一触之下迅速飞了起来。很快,已经飞了起来的食腐鹰再次飞回,盘旋在食物的上空,锐利的目光注视着食物的反应。
食物的背上被撕开了一条口子,殷红的血流了出来。但食物依然盘曲着身子,一动不动。食腐鹰似乎这才相信没有任何危险,自己可以放心大胆的进餐了。食腐鹰收拢了翅膀,直接落在了食物身旁,尖利的喙再次向食物落下。
市井貴
仙界走私大鱷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食物突然动了,一只手闪电般的抓住了近在咫尺的食腐鹰的一支腿。食腐鹰大吃一惊,一边挣扎,一边向手啄去,还没等到食腐鹰的喙落下去,食腐鹰细长的脖子就被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随后一直卷曲的食物从地上站了起来,放开了食腐鹰的腿,两只手都移到了食腐鹰的脖子上,一用力,食腐鹰的脖子就被拧断了。一切发生得很快,就在电光石火之间,食腐鹰就魂归蓝天。
滄海 鳳歌
没了头的食腐鹰不再挣扎,被拧断的脖子处汩汩的向外冒着血,食物将嘴凑在断口处,将血全吞进了肚子。当食腐鹰的断口处不再有血出来时,食物意犹未尽的用手擦了擦自己的嘴,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提着食腐鹰的脖子快步向远处跑去。
食腐鹰的头被扔在食物原来待过的地方,在旁边还有几片羽毛和数滴鲜血,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腥味。食腐鹰的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空中,至死它都不明白食物为什么会突然就活了。
霸道總裁竊心妻
食腐鹰不知道,在这片看似一无所有的荒漠上生活着无数的生命,它们分属于不同的种族。其实它眼里的食物就是生活在这片荒漠上的最可怕的种族-人类。蝎子埋伏在沙地里等待着食物的光临,响尾蛇摇摆着自己的尾巴,引诱其它生物的靠近;穿山甲在地下打着洞,寻找白蚁的巢穴…其它生物大都只有一种本能或者技巧,依靠这种技巧它们得以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而人类则不同,可以用一切手段猎取食物;而且也可以将一切生物作为食物,甚至于人类本身。
这个刚刚猎得食腐鹰的人类,大约只有十一二岁,然而已经在这片土地上有四五年的狩猎经验。为了猎得这头食腐鹰,他已经在太阳下暴晒了四五个小时,其实这不算什么,为了找到食物,他能在同一个地方,以同一种姿势持续十多个小时。贫瘠的土地,稀缺的食物,让这片土地上的所有生物都变得贪婪以及狡诈,而且极具耐心。食物对于任何一个生物来说都是稀缺的,狩猎的过程说不定就是被狩猎的过程。
就在这个黝黑的人类吸食食腐鹰鲜血的时候,在他身后不远处,沙粒悄悄的滚动着,探出了一颗尖尖的头颅,三角形的头颅下方两只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人类。很快,它将头向沙地里一埋,消失在沙砾底下,沙粒呈波浪状迅速向前推进,向着人类而去。
年轻的人类提着食腐鹰,在荒原上快步奔跑着。他没有留意到身后的异常。就在他刚刚离开的地方,突然钻出一个褐色的头颅。看着已经远去的人类,三角形头颅下方的双眼有些发愣。但很快,它又潜入了沙中,继续追赶。
当褐色的头颅再次从沙地下冒出来的时候,它离人类比刚才还远。它又沉入了地下,这次它的速度更快了,沙粒开始象飞溅的浪花一样飞向两边,沙沙的声响越来越大。它已经顾不得隐藏自己了。
正在奔跑的人类停了下来,回身发现了飞溅的沙尘和象箭一般逼近的沙纹。他微微一愣,迅即转身,加快了脚步。他跑得很快,非常的快,脚下的沙粒不断被翻起,后来荒原上只剩下一条黄色的烟雾。
潜在沙地下的怪物有着异常敏锐的触觉,它能感觉出数十米外沙粒的震动,人类的停顿和奔跑都被它感觉到了。它也提高了自己的潜行速度。不一会儿,沙漠上就出现了两条黄色的烟尘,一前一后,紧紧跟在一起。
年轻的人类突然改变了方向,朝着相反的方向跑。怪物毫不含糊的跟着也改变了方向,两者依然很卖劲的跑着,就像一场疯狂的赛跑一样。大约十多口气后,人类突然停了下来,不跑了。怪物却一头撞在了坚硬的石头上。让怪物没有想到的是,在沙地里竟然隐藏有一块坚硬的巨石。巨大的惯性让它整个身体从沙里弹了出来,一动不动的躺在了沙地上。所幸,由于身体有一层极其粗厚坚韧的鳞甲,它的脑袋没有开花,只是撞扁了不少。
年轻的人类走了过来,用脚踢踢怪物,看它一点反应没有,就蹲下来,仔细的察看起眼前的怪物。
其实,这种怪物,他以前见过。这就是生活在遗弃之地上的部族之一流沙人,传说其先祖本是妖族,因触犯了妖族的禁条,被放逐到遗弃之地。后来,这位妖族和遗弃之地的人族结合,就孕育了今天流沙族的远祖。
躺在地上的流沙人,有着人的基本体形。尖尖的脑袋、发达的四肢,不同的是流沙人身体完全是扁的,看上去象是被抽干了似的。它们的身体表面有一层类似龙的厚鳞甲,当这些鳞甲紧紧闭合的时候,连刀剑都无法将其砍开。它们长年生活在沙地里,甚少和其它部族接触,行踪极为诡秘。但对生活在遗弃之地的人类来说,还是多少对它们有些了解。
年轻的人类站了起来,开始拽着流沙人,试图将它拖走。流沙人身体看上去瘦小,但拖起来却很沉,用了很大的劲才拖了一小段路程。 人类停了下来,擦擦额头的汗, 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准备继续拖动这沉沉的家伙。
就在这时,他突然察觉脚下的沙有些松动。他大吃一惊,本能的觉得不妙,于是丢开了拽着的家伙,向旁边跳开去。就在他跳开的时候,刚才站立的地方突然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沙坑,依然昏迷的流沙人落入坑中,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再看沙层底下一阵翻动,沙坑底部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然后就寂然无声了。
位面復制大師 千翠百戀
年轻的人类俯下身来,耳朵贴着沙地,似乎听到有一道声音逐渐远去,随后再无声响。年轻的人类站了起来,在原地呆立了一阵,最后只好悻悻然离开了。
沙漠的边缘是一片斜缓的丘陵,再往后就是险峻丛叠的群山,终年被浓雾笼罩,人们称他为迷雾群山。传说迷雾群山绵亘无际,直到另外一个世界。
有一部分人族就散居在丘陵地带。与流沙族不同,迷雾群山的边缘居住的是风族人,风族的祖先是风后,传说风后是远古洪荒时期直接由风孕育而成。风族人原本生活在极地之心。这些风族的后裔则是因为触犯了本族的禁令,因而被流放到这里,在漫长的岁月里逐渐繁衍而成。
当蓝色的太阳还挂在天边时,一道淡淡的轻烟沿着地平线映照在巨大的落日之中,这道轻烟不停的向前延伸,直到快到沙漠边缘的丘陵地带,才逐渐慢了下来,显出一个人的身影来。他就是那个捕鹰的孩子。他是风族人,在他的族群里,人们都叫他欧阳冰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