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uxp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列幻志-沃文·灰狼傳 卷七看書-f163w

列幻志
小說推薦列幻志
突然接到有王影的紧急密报,穿着宽松睡袍正准备睡觉的科华立随便披上一件外衣后,急冲冲地来到书房。
很快就听完那名王影成员的密报,科华立并没有感到意外,反而有点释怀,挥了挥手,让那名王影成员退下,拿起书房的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
旧贵族们的密谋完全在科华立的意料之内,出了这档事,要说旧贵族没有恐惧和警惕是完全不可能的,而对于他们那“联系其余11城的城主和贵族向国王发难”的对策,科华立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甚至觉得,这实在是太异想天开。
首先城主是不可能参与这事,各城之间相距千万里,尽管有主道连通,但一路上危险重重,地理交通上的局限,致使每个城就相当于一个小国,城主更相当于小国王,非迫不得以那些上位者都宁愿蜗在城里不出外;因为这些原因,行商这类无权多金,总是被贵族压榨的行当才能得以蓬勃发展,成为各国富强的主要途径,雇佣兵这类民间口碑不佳,被学生、职士所鄙视的职业也依然能大行其道。
而且,城主加上贵族,如此阵容的出行为策安全计,士兵护卫人数必定不少,一路上钱粮花费更是不菲,行商雇佣兵以命相搏所求的是重利,城主与贵族如此冒险求的又是什么?不动产业?相距太远,要来也没有意义,钱?恐怕把固城所有旧贵族的钱财都掏空了也满足不了一个城主的胃口,更不说随他而来的贵族,更不说还要再乘上11。
也更不要说,这样做的后果是招来王族的警惕和敌视。
所以科华立明白,这不过是对方为了安稳人心而画的大画饼,相信那些旧贵族的家长经过一晚的反思后,就会醒悟过来自己被欺骗了。
竟然不惜用上欺骗手段,这也显示出旧贵族家长们此刻的无计可施,不过,科华立对此却表示理解,毕竟这本来就不是针对他们的阴谋,尤其是科华立听到那名年轻贵族家长的分析,更是无奈苦笑,科华立相信,等这次比武结束后,一切误会都会得到化解,说不定他们因为这次的惶恐落空,反而让国内的矛盾可以得以缓解。
“等这次比武结束吧。”科华立心中想着,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次日清晨,苏珊早早就醒来,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后,便出门与早就侯在门外的贾林一起去找艾岚散步了。
这个习惯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只要天气良好,他们都会准时来到霸凯堡,带着艾岚循着固定的路线漫步。
是我姐姐又如何
距离霸凯堡还有一段距离,二人不觉边走边聊起来,只见苏珊问道:“昨晚艾岚王子有烦着你么?”
昨晚,因为被苏珊否决而没能散步,发小孩子脾气的艾岚便像鼻涕虫一样黏在贾林背上,吵着闹着要出去玩,贾林无奈,最后像牛拉犁一样把艾岚带到自己的府邸,在马场领了两匹矮种马和他玩了一番骑士游戏,让他尽兴后,才让马夫将他送回王堡。
也因为这番折腾,反倒使贾林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乱想昨晚的奇怪事,一倒头就睡到第二天早晨。
尽管艾岚智商有缺,但贾林不是容易不耐烦的人,这点从他这几年来学术考核屡败依然屡战可以看出来,再加上对于艾岚他本身有心中有愧,所以他摇了摇头:“没有,我们玩得很开心。”
盛世婚寵:總裁的頭號佳妻
“真的?”苏珊看似不经意地随口问着,却用眼角余光留意着贾林。
“真的。”贾林随口应道。
见贾林并没有在这问题上下太大思考,苏珊便转换了话题:“还有一个旬的时间就到‘野浆果馅饼节’,到时你打算做红方还是蓝方?”
“我选择不参加。”贾林摇头苦笑道:“到时我会躲在家里不出来。”
帶著包子被逮
苏珊不解问道:“为什么?这可是宽容王陛下新定的节日,听规则貌似挺好玩的。”然后开始背诵节日的规则:“首先,国王向民间召集全城的平民孩童,在蓝蔷薇骑士团的保护下,在城外荒野采集野生浆果,回来交由同样在平民中选定的妇人制成馅饼,再交由国内自愿参加的男性,这些男性分为两方,以洁澜残墙为分界,一方为红方,另一方为蓝方,相互投掷馅饼,身上覆满果酱的参加者就失去游戏资格,最后看双方哪边的参赛者最先被全部打败。”说道这,不觉一脸向往:“听起来挺有趣的,我已经向父亲获得参赛的允许,尽管只是参加馅饼的制作。”
“这阵营划分并不仅仅是以颜色作为区别。”在苏珊不解的目光下,贾林说道:“红方是旧贵族,蓝方是新兴贵族,这场比赛也不是宽容王陛下制定的,尽管陛下他制定了不少与食物有关的节日,不过这次是国王一系商讨决定的。”
“我不懂,你可以解释下么?”苏珊好奇满满的问道,双眼却闪烁着狡诈的光芒,贾林并没有留意这些,略一沉吟,就作出答:“这两年,新兴贵族为了得到更多的权力,一直向国王施压,当然,不是像旧贵族那样粗鲁地用权势、攀感情,他们在暗地里,通过他们的商队向各地大量收购粮食,涌向固城,冲击固城自产粮食的价格,致使更多的平民不再从农转而到他们的工厂打工,以这种半试探半要挟的手法来迫使国王让步。”
我為誰哭了
拜見教主大人 封七月
“哦,那新兴贵族们要什么权力呢?”苏珊问道。
“他们想要能与旧贵族平等、甚至超越于旧贵族的权力,而不是现在这样,处处都被旧贵族所掣肘。”贾林回答道:“陛下是不可能会答应,对方既然已经出招,这边也必须作出应对,但又不能出手过重,以免旧贵族会趁势吞并新兴贵族的经济力量,所以国王一系便以陛下最擅长的领域作为应对手段,通过能够与民同乐的方式暗地里作出反击,加速粮食消耗,好平稳粮食价格,同时让新旧两系的贵族在比赛中对垒,这些身份地位不高,又不惯于在明面争锋的新兴贵族相信能在这次对垒中被旧贵族打压一下风头,让他们知道收敛一下。”
“你懂得还真多。”苏珊感叹,贾林却摇了摇头:“这些都是父亲告诉我的。”
“哦。”苏珊不以为意,反而问道:“那你觉得这样有用么?”
贾林闻言一诧,他没想过这个问题,不禁陷入了沉思。
苏珊见此,双手交于背后,弯下身,仰着头,从这个角度仔细地打量贾林的锁眉思考的样子,看了一会,才直起腰,双手依然放在后面,微微一笑。
贾林不觉从沉思中反应过来,有些愕然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并有点心虚地挠了挠鼻子,却见苏珊闻言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
“嗯?”贾林一脸懵然,正待细问,却见苏珊轻轻一声惊呼,像是被什么吸引一样,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直走进一家店内。
贾林抬头望了望招牌,是一家书店,心中已经明悟苏珊为何如此的他摇头微微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很快,他就在摆放杂志的橱柜那里找到了苏珊的身影,此时苏珊捧着手中薄薄的《天启旬刊》津津有味地读起来,甚至有一种恨不得把头也埋进去的架势。
贾林实在不忍打扰对方的欢乐,但时间实在已经不早,所以贾林咳嗽了几声,提醒苏珊。
听到咳嗽声,苏珊如梦初醒般从宗教故事的世界中醒觉过来,见贾林一脸宠溺又微带无奈,她尴尬得抱书遮脸,冲冲跑去收银台交钱,贾林也尾随其后,出了店门,才快步跟上已经有些落荒而逃架势的苏珊。
錦年安好
“其实这些故事教堂逢周五、周十都会有人演说的,而且是专业的说书人。”苏珊像是掩饰尴尬,又像是为自己辩护地,轻声说道:“但我就是控制不住,一发售新刊就忍不住要去买。”
贾林不以为意,也不忍让心爱的人太过难堪,问道:“那这次刊登的是什么宗教故事?”
一听贾林这么说,苏珊就从尴尬中恢复过来:“这次刊登的是上一期《公正之神:金苹果家族》的结局,至于凶手是谁,我就不说了。”说毕,更神秘一笑。
贾林却不以为然:“我没猜错的话,凶手是金苹果庄园主的那些儿子。”
苏珊闻言大为诧异,贾林徐徐分析道:“有嫌疑的人除了那些儿子之外,就只剩下佣人仆役,而这件事的杀人手法不似一人作案,所以只能是那些儿子……”微微一顿,补充道:“而且要知道,庄园主死了,最大的获益者是他的儿子们,所以只能是联合杀人,目的是要瓜分父亲的财产。”
“你这样说弄得我很没意思。”苏珊佯怒道,贾林却微微一笑:“天启教廷对于启蒙世人的逻辑智慧、教化世人可谓费煞苦心。”
一说到教廷的优点,苏珊便面露自豪:“这就是天启教迷人的地方,教廷一直致力于拯救世人,让世人的身体和灵魂都得以超脱救赎,《天启旬刊》创立的目的就是用世人都喜欢的奇幻故事来引导他们,逐步给他们开蒙。”然后,有些神秘地说道:“据闻坊间不少有能力的故事家,一旦崭露头角,几乎都会被教廷相中高薪招募进《天启旬刊》的社部。”
“那你想成为故事人么?”贾林问道,苏珊闻言却摇了摇头,转说其他话题:“尽管你已经知道答案,但是故事本身还是很吸引的,尤其是公正之神在对整件事的处理上,我希望待会配艾岚王子散完步之好,能在老地方读个你听。”
贾林笑着,点了点头。
望着贾林的侧面,苏珊紧了紧抱着书的双手。
有些东西早已被贾林掩埋在内心深处,轻易不敢触碰,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可以被埋没,但同样,经过长年的酝酿,它也可以化作浓稠毒药……
農家小醫仙:撿個王爺來砍柴
但一下也不能操之过急,这样同样会伤害贾林的身体,所以苏珊选择暂且沉默。
让艾岚散步的建议根本就不是什么御医提出来的,而是苏珊她提出的。
打一开始,苏珊想要陪的就不是艾岚,而是贾林,自从看到由于父亲的影响而交际圈子不广的贾林,在找到艾岚后,便以侍卫为由每天都与艾岚一起窝在王堡里,生活变得规律而又枯燥平淡之后,她假借御医的名义提出了这个提议,获得国王王后的同意后,再籍着贾林“尊重女性”的骑士道德,使贾林每天都会自觉地先到她家门前等候,才一起出发。
有时适逢节日,苏珊还会邀请贾林进自己府邸先小小庆祝一下,而平时,也会说一些男人都感兴趣而她却觉得乏味无聊的政治话题,自己每每都会摆出一副聆听的样子,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时候,才唯有反问“那你是怎么想的”来招架。
当然,通过给他讲故事,把他带到一个幻想的世界里,也是一个不错的手段,而自己也更擅长这方面。
二人又闲聊了一会,便来到霸凯堡的大门前,艾岚早已在此,在两名堡门侍卫的保护下蹲在护城河的围栏边逗蚂蚁玩,似有所觉地抬头,一见贾林苏珊,他便欢欣雀跃地一下跳起,一手抓着一个,二话不说就往城里跑。
二人一脸无奈,半拉半扯地随他而去,他们谁都没留意到,一个身披斗篷的人在阴暗处盯着他们。
等艾岚一行都消失在人海中时,他才离开,徒步走到固城的中圈地区,徐徐走进一条暗巷,无视那些偶尔站在路边让巷子更显狭窄的流氓和妓子,直到来到一间破落的酒馆门前才停下。
斗篷人推门而进,由于是早晨,店里的人并不多,寥寥的几个酒客也还在宿醉之中没有醒来,酒浆的污迹满地都是,几个木杯子倒在地上无人收拾,酒馆老板对于自己店铺的邋遢毫不在意,站在柜台前摇摇欲睡。斗篷人径直就进了酒馆的藏酒地窖,敲了敲门。
“咯、咯咯、咯、咯咯咯。”像是暗号一样的敲门声后,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衣着打扮与所处环境的破落截然相反的男子,男子开门后,返回自己的位置,喝了一口酒,便自顾自地擦拭手中的长枪,略显颓废。
斗篷人关上门,自顾自的坐下,开声道:“可以动手了。”
男子双眼闪出一丝骇人的厉芒,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斗篷人接着道:“把那个贾林干掉!”男子双眼立即黯了下来:“乌尤恰,你隐忍了这么多年,最后也只是挑只小狗下手么。”语气中略微透着失望。
斗篷人脱下了罩帽,现出本相,竟是那地下城里的那名年老贵族家长,乌尤恰闻言不以为忤,咬牙恨声道:“我也要科华立那佞臣尝一尝失去儿子的痛苦。”
狂傲帝君:爆寵天才召喚師
“真是无聊的趣味,要换作我,冤有头债有主,直接将他本人干掉。”男子说毕,放下抹布,开始给枪管上油。
“你只是喜欢杀大人物而已。”乌尤恰不留情面地指出对方的癖好,男子不以为意,乌尤恰见此,有些歇斯底里地喊道:“总之,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必须听我的!”也不理对方有没有答应,说道:“这几天我会开始找一些不明事的家伙,雇他们去找贾林麻烦,为了防止有人会联想到我头上,我会选择他们与艾岚一起散步的时机下手。”说道这,重重地申明道:“你可别向艾岚或者苏珊下手!”他可不想掀起满国上下的愤怒,教廷或者云家族的愤怒都不可以。
男子对此嗤之以鼻:“一个脑瘫了的王子、一个入赘的大主教的女儿,在我眼中可算不上什么大人物。”
得到对方这样的保证,乌尤恰也就没再在这话题上纠缠:“一旦准备好,我就会用共鸣石通知你,石头一震动,你就准备暗杀吧。”说着,递给男子一枚戒指,还有一大包钱币。
男子见此略微诧异,乌尤恰说道:“今天之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这是给你以后的安顿费。”
男子拿起钱袋,掂量掂量,再打开袋口,粗略数了一下,才说道:“这笔钱,够我在一个小国当个庄园主了,你一下给我这么多,你自己恐怕也没剩下多少。”见对方已经准备离开,双目一凝,说道:“你该不会将我当成你死去的儿子吧。”
乌尤恰闻言停住了脚步,却没把身子扭过来,看不出神色的他徐徐说道:“我只是将你当成我捡的一条狗,养了这么久,现在到了咬人的时候,就这样。”说完,便离开,并重重地关上门。
“哐”的一声沉响,地窖的天花板落下阵阵尘埃,男子却不以为意,沉思片刻后,丝毫不顾杯中的酒已经被尘埃污染,喝了一口后,继续保养手中的长枪。
乌尤恰重重地踏着步离开了,冲冲离开的他并没有在意酒馆里多了一个醉汉,醉汉等乌尤恰离开很久之后,才一下坐起,也来到那个地窖。
“咯咯咯。”醉汉敲了敲门,良久却没得到回应,于是他抬起一脚把门踢开。
“嘭!”“嘣!”
随着门被踢开的同时,一声枪声响起,早有防备的醉汉让过要害,子弹擦伤了左臂,没入身后的泥台阶,醉汉眼角余光看到男子开枪限制了自己的动作后,不顾枪管的灼热一把握起,用**对着醉汉的面门狠狠地挥去。
醉汉一矮身堪堪躲过,身后的泥墙被击中,泥粉飞溅,他双脚一蹬,欺身而上,对其腹部施以凌厉的一击,男子见此,抽回枪身,用**对准对方后脑就是一砸。
醉汉抢攻在先,一拳过去,随着一声闷响,打中的竟是对方早已抬起来防备自己的小腿侧,触感告诉醉汉对方小腿还绑有硬物,但此时察觉到脑后生风的他不及细想过多,于是不退反进,一把抱着对方要把对方推倒。
男子突觉失重,继而倒地,**的攻势偏了,打中对方右肩,并且力道也弱了几分,但这一击也能让醉汉右手的速度慢了几分,倒地让男子闷哼一声,后,双脚曲起,将醉汉狠狠蹬开,保持着倒地的姿势对着对方又是一枪。
“嘣!”醉汉多无可躲,当场中弹,然而却没有死去,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后,竟又袭来。
刚翻身而且,始终没有放下警惕的男子略一权衡,举起**迎了上去。
“啵!”沉响声中,拳头与**相撞,肉身对金铁,竟是不分胜负,醉汉反倒惊异一声,变拳为爪,抓住**,狠狠向后一拉,借力前冲,并挥起一击左勾拳。
没有想到对方如此一着的男子在对方拉扯枪身时,条件反射地,也用力把枪拉回来,这一下更加速了对方的攻势,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唯有弃枪,尽力后退,同时双手抬起,摆出防守架势,又是“啵”的一声沉响,男子只觉双臂酸痛无力,连连侧退几步,醉汉则是诡异般轻盈地一下跃开,右手握着夺来的长枪,在醉汉落地后,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脚流到地上。
男子见此心中不觉暗喜,稍微调整了一下状态的他正欲继续攻击,却见对方伸出右手,把长枪横于前,然后抛给自己。
男子不觉一愣,伸手接过,沉默片刻,才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空间局限,我完全可以拿下你。”
醉汉对此不置可否:“很少有人学习枪械的同时还学斗气。”
萌寶甜妻:總統老公好高冷
男子微微一愣,缓缓蹲下身,探手在小腿的绑腿处拔出一把尖长的匕首,然后“咔嚓”一声,装在枪口下的卡位,装好后,才徐徐说道:“枪斗术。”
“看来你刚才手下留情了呢。”望着对方的刺刀,醉汉说道,男子却摇了摇头:“空间太窄,怕反而误伤了自己。”
醉汉见对方如此坦然,显然戒心已经放下,便继续刚才的话题:“枪斗术我是知道,但也就修习搏击和兵刃,在迫不得以发生接近战时可以自保,但你学术这么杂,实战时远近进退反会很难拿捏取舍……”
“我会看时机。”不待对方说完,男子就抢先道,语毕,听到一声清脆的轻响。
“叮叮。”竟是那枚击中醉汉身体的子弹掉到地上。
男子大惊,尽管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但已经猜到对方闲聊是为了拖延时间,当即擎枪对准醉汉,醉汉也即时举高双手,男子见此,喝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此时醉汉的身后,已经被闻声赶来围观的人堵着了唯一的出口,醉汉对此却不以为意,轻声道:“我只是想看看乌尤恰找了什么人来暗杀贾林。”
声音几不可闻,但男子已经大惊失色,一把将醉汉拉进房内,对外面的人眼神威吓地扫了一遍,才关上门。
门被关上后,再一脚把木质的大酒桶踢去把门堵住,才将刺刀架在对方的颈脖上,厉声喝问:“你是科华立派来的人?!”
面对刺刀的寒光,醉汉甚是坦然,面露微笑的他丝毫不在乎颈上的刀刃地摇了摇头,徐徐说道:“未自我介绍,我叫特林·木,爱好是表现自己的生存价值。”说毕,笑意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