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8xo都市言情 君王無界-第十七章 朝堂爭辯熱推-zwkxt

君王無界
小說推薦君王無界
虽然倭国已经扩兵,耶律明楚还是想要让他们再疯狂些,所以耶律明楚不痛不痒地说道:“七十五万军队虽然不少了,但对于汉帝国来说,却是九牛一毛而已,如果我没有记错地话,汉历374年贵国攻打汉帝国的军队也与这个数差不多吧。”
天價新娘:女人,跟我回家
武田小五郎尴尬地笑笑,然后说:“我们不仅准备了七十五万大军,如果你们蒙特、兽人、印加帝国、波斯帝国各出七十五万呢?汉帝国还能阻挡吗?”武田小五郎边说边在心里骂耶律明楚,你这丧家奴,只会揭人伤疤。
哲木惇和耶律明楚听了武田小五郎的话,他俩被惊得好半天说不话来。这倭国的疯狂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相像,五方联军合起来是多少?那是怎样的规模?他们俩简直不敢去想。
终于耶律明楚首先从震惊中醒过来,他质疑地说道:“武田先生,这恐怕是你们的一厢情愿吧。先不说其他四方是否愿意出动七十五万大军,单是贵国就不可能全部投入那三十个师团。武田先生你说呢?”
武田小五郎暗道,这耶律明楚果然不好糊弄,当下故作神秘地说:“如果汉帝国发生巨变,他们自己内乱了呢?”
夜承罪妃
紅塵仙帝 旺仔旺旺本尊
“这不可能。”哲木惇不加思索地回答。开玩笑,汉帝国能发生什么内乱?
但耶律明楚却认为武田小五郎说半句留半句,他马上反问道:“武田先生认为汉帝国会发生什么事?”
“耶律军师,这不好下结论,我在路上耽搁时间太长,对汉帝国最近的一些新情况不是很了解。”武田小五郎拐着弯说出了他心中的问题。
重生之金三角風雲
耶律明楚意味深长地看了武田一眼,他知道武田在套话,不过说给他听也无妨。所以耶律明楚向武田问道:“武田先生可知道汉军出云成关,沿辽河北上,已经进入大兴森林了吗?”
这一消息当场就震住了武田小五郎,虽然他不是军人,但他也知道汉军进入大兴森林意味着什么。远的不说,至少目前宁远之围肯定已经解了。
“看来宁远是攻不下了。”武田叹惜了一声。
“武田先生只是认为宁远之围解了?没有想到其他?”哲木惇忍不住问道。
“大汗的意思是说汉军将大举进入大兴森林?”
冷少用過請買
“难道不是吗?”
“哈哈,大汗多虑了,我认为暂时不会。”
“为什么?”哲木惇和耶律明楚同声问道。
“大汗有所不知,在汉帝国曾流传一句童谣,就是‘刘家皇,多迷茫。天将乱,出燕王’。现在汉皇封了刘云为燕王,汉帝国离内乱不久矣。”这句童谣是早年武田小五郎游历汉帝国听与一位老人讲的,此时正好拿出来搪塞蒙特人,他可不能说出倭国高层正在策划刺杀汉皇刘康。
重建帝國
“真有这童谣?”哲木惇看着耶律明楚问道,他可不敢相信武田的话。
“大汗,这句童谣倒真有其事,在汉帝国已经传了几百年了。”耶律明楚不得不佩服倭国人,没想到连这大多数汉民都忘了的童谣,他们也能找出来,不能不说倭人报仇之心之强烈。
耶律明楚更没想到这句童谣现在已经在长安百姓中广泛流传开来,当燕王刘云逼退五十万兽兵的战报传到长安时,百姓们慢慢就想起了这句童谣。
在长安东城区的一间小屋内,一个穿着黑衣汉服的中年白脸汉子正在和另一个人身穿灰色汉服的年青汉子说话。他们坐在一张普通百姓家都有的四方桌旁,桌上放着两只云弩。
死神吻過的曼陀羅 六月二十二·筱
“消息可靠?”中年汉子问道。
“青田君,消息绝对可靠,因为刘云打退了兽人,解了宁远之围,明天刘康将亲自到相国寺烧香敬谢菩萨。”
狂情暗帝的寵痕:囂張娘娘愛玩火
这两人就是奉命刺杀刘康的倭国杀手,黑衣服的汉子叫青田明川,另一个叫松下龟次郎。从外貌打扮来看,他俩是地地道道的大汉百姓,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是倭国人。
“天照大神保佑,”青田明川欣喜地摸了摸桌上的云弩说,“有了这家伙,我们定能成功。”
“想不到汉人竟然制造了如此利器。”松下龟次郎拿起桌上的云弩,两眼放光地说道。这云弩是他们收买了兵器监的一个小太监才弄到手的。一共是四只云弩,另外两只已经送回倭国了。
“松下君,汉人的能工巧匠非我大倭帝国所能比拟的,听说这云弩是汉帝国皇子刘云所创,能射两百步,比帝国的劲弩射得还远。有了这云弩,刘康死定了。明天你我扮成刘云的第一师士兵,所有能证明我们真实身份的东西全部销毁,此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就算玉碎也要完成任务。”
“哈伊!”
皇城宣政殿。
此时汉帝国君臣早已为那句童谣搞得相互吵吵嚷嚷。
“陛下,为了大汉江山,燕王的王爵应该另封,并解除其兵权。”说话的是吏部尚书崔九庚,他是杨家势力圈的人。
“不可,”太子刘胜出来反对道,“九弟奇兵逼退五十万兽兵,现在解除他的兵权,这会令前方将士们寒心的。”
太子太师邱平州也出列说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太子言之有理,虽然兽人撤了宁远之围,但他们仍然还在辽东,临阵换将是兵家之大忌。”邱平州是一代大儒,太子的老师。
“邱太师此言差矣,那刘知远当年就是听信了这句童谣,他才举兵造反的。”对于能打击太子的机会,崔九庚是不会放过的。
邱平州一脸轻蔑的看着崔九庚说:“崔大人,你也是饱读诗书之人,难道连简单的一句话都看不懂,童谣后半句是‘天将乱,出燕王’。并没有说燕王将反的意思,而是说燕王将力挽狂澜,保我汉室江山。如今兽人作乱,燕王前去征讨,正好应验了这后半句。”邱平州对崔九庚没有一点好感,语气非常严厉,认为他是抱了杨家的大腿,靠溜须拍马才站上朝堂的。
步步驚婚,總裁的危險新妻
邱平州一句话把崔九庚说得哑口无言,呐呐不知该怎么说。
沉默半天的杨文忠见崔九庚败下阵来,暗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
他出列对刘康行礼道:“陛下,臣有话要对邱太师说。”
“爱卿,但说无妨。”刘康也是心烦,随便封了刘云一个燕王,却引起了这么一个***烦,自己也听说过有这一句童谣,当时怎么忘了呢。
杨文忠转身平静地对邱平州说:”邱太师可知道武宗皇帝陛下和英宗皇帝陛下也曾是燕王王爵,最后他们都能登上九五之尊,那是因为他们是顺位登基。而现在我皇正值春秋壮年,燕王又是陛下的九皇子,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杨文忠的话音刚落,殿上群臣都暗叫厉害,杨家这是要把燕王往死里整啊。杨文忠的话很明白,封了燕王的人都想做皇帝,只不过武宗和英宗能顺位登基,刘知远却是不能因顺位登基而造反,燕王刘云同样也不能顺位登基,那么他只有造反一途了。杨文忠的话一出,如若太子系的人不能反驳,这刘云恐怕凶多吉少。
邱平州没想到杨文忠还有这一出,他一时也不知道该怎样反驳杨文忠。
我是特種兵之鷹擊蒼穹 清酒小飲
这时都察院监察御史周百波出班说道:“陛下,臣不敢苟同杨太保之言。”他是周皇后娘家人,一直受杨家打压。
“你个小小的御史有何高明见解。”崔九庚窝着一肚子火,见对方出来个七品御史,他忍不住斥责周百波道。
“崔大人,”周百波眼光冷冷地扫向崔九庚,不卑不亢地说,“如果在朝堂上以官职尊卑来说话,似乎崔大人你也不在说话之列。”周百波的意思是你崔九庚也不过是个二品尚书,这朝堂上的一品大员多了去。
众人不由为周百波的话暗暗喝彩,好一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来今天太子系的人不会轻易认输。
“你……”崔九庚被周百波的话气得够呛,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好了,崔爱卿你退下吧,让周爱卿把话说完。”周百波能把一个吏部尚书气得说不话来,这引起了刘康的兴趣,想看看他如何反驳杨文忠,这可是连平时能言善道的邱平州都没法反驳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