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f1s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帝魂紀笔趣-第十六章 張默將軍看書-r7jdm

帝魂紀
小說推薦帝魂紀
一场大战就这样被张墨轻松化解,左守也轻松了一口气,一边的看官倒有些兴趣索然。
“你叫左守?”张墨问道。
“是!”左守不知张墨要作什么。
美漫之無盡技能
“哈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昨天听我仆人说过,我还不信,今天总算见识到了左守小友果然不同凡响。”张墨笑道,眼神之中充满着对左守的满意,看得左守有些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不敢当。”左守哈啦一下,他不知道张墨到底要干什么。
“我听说你也参了军?”张墨接着问道。
“回将军,小子是报了名。”左守回复道,
“这张墨将我的底细都调查清楚,到底想干什么?”左守心中思忖。
“若是你的意外,我可保你直接当上千夫长。不过必须接受我直接管辖。”张墨总算说出了他的意向。这战乱时代,人才犹为重要,能招揽到好的人才,对于自己以后可是有莫大的好处。
“我志不在此,若是答应他的话,说明这阵子会受他束缚,如此一来行动有些不便。”左守心想道,承人之恩,若不报,他心中便会过意不过。而且他也想到那魂币是为选出的人准备的,他若是答应,就是说直接放弃了资格。
于是他道:“谢谢张墨将军赏识,但小子决定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无上荣誉。”
张墨顿了一会,他没想到左守竟然会拒绝他,让他有些意外。
“哈哈哈!我张墨果然没看错人,你让我越看越喜欢,没关系,只要你愿意,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张墨有些尴尬的笑道。
“谢谢张墨将军理解,小子感激不尽。”左守这点礼貌还是有的。
“如此一来,我祝小友马到成功。”张墨说道。他知道如此下去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了。
“十分感激。”左守拱手道。
“好了,我府中还有些事要处理,小友有空可以直接到府上寻我。这令牌你收着。”张墨说完从马上丢下一声橡木令牌,前后雕刻精美,中间还雕有一字,字为张。
“寻我的时候,直接出示令牌,下人会通报我的。小友,我们后会有期。”张墨说完便骑着白马,消失在左守的视野之中。
“别走,还我5000两!”一个让左守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朱波!他拦在一中年男子面前,不让他走。
这男子正是刚才的庄家,此时细看,长得尖嘴猴腮,好不讨人喜欢。
“这局是平局,还你50两就不错了。”中年男子回复道。
“怎么能算平局呢?明明左守赢了,他们落跑了。”朱波得理不饶人。
我是特 我是中南海保鏢
原来刚才庄家将所有的钱都退了回去,赌左守输的人,拿着钱就走了,因为他们没有损失,而朱波就不干了,明明他赢了的,凭什么就不给钱了。
人们见到这种情况,也闭口不作声,纷纷散去。只留着两人在那里扯皮。
“怎么了,朱波。”左守闻声而至,他问道。
仙魔 無罪
“那小子输了不给钱。”朱波指着那中年男子道。
左守细细打量这男子,灵敏的魂力让他察觉到一丝不安。
“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左守脑袋有点痛,任他怎么想也想不起这男子究竟在哪里见过。
“是这样的,刚才我们在底下赌你输赢,我压你胜,50倍。实际上也是你胜出,他们伤了二人,还落跑。”朱波心有不甘。
“我没输,这局是平局!你看大家都没异议,就你而已。”中年男子说道。
“信不信我打你!”朱波仗着身材比那男子高大,威胁道。
“好了朱波。”左守示意朱波停下。
“请问怎么称呼?”左守问那男子道。
我的奇妙男友
“我叫杨洪。”中年男子说道。左守将名字记在心中。
天邊的那道彩虹
“杨洪是吧,我记住你了,走我们报官去,当长官来评评理。”朱波又不淡定了,左守察觉到杨洪有些异动,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油然而至。
“好了,朱波,别闹了,这局平局。”左守训斥道。
杨洪这才略略放松,那股危机感也随之消失。
“可是……他明明输了。”朱波见左守也不支持他,顿时觉得是不是自己错了。
“我们走吧!”左守拉着朱波便离开了。
“你干嘛拉我!”朱波不从,但左守的力量太大了,他根本无法脱离出去。
“呼!差点又要四处奔波了,那叫左守的年轻人不简单。”杨洪轻呼一口气,也就离开了。
“左守,你今天怎么了?和昨天不一样,昨天的你可威风了。”两人走了几条街,朱波开口道。
“那个叫杨洪的人,你少惹他。”左守警告道。
“为什么?他那么瘦弱,我一人可以打他十个。”朱波不信,
“他,连我都打不过,你能打得过吗?”左守反问道。
“什么!”朱波停下脚步,眼睛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不可能,左守,你骗我吗?”朱波见左守走远,他跑着上去,问道。
“我像是骗你吗?”左守一副严肃的表情。
傲寵萌妻
“他的身体之内,像是藏着一只野兽,随时可能暴发,以后你看到他还是躲远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左守警告道。
“这样吗?好吧!”朱波被左守认真的表情震惊到了。
“左守,你等等我……”朱波一个不留神,左守又走到前方。
“对了,朱波,你知道我们从军考核有哪些吗?”左守问道。
“嗯,这个我有去了解过,考核分为测力、射箭、骑术三个部分,按综合成绩排名。”朱波解释道。
妖孽仙宮艷傳
“这些吗?”左守深思了,除了测力外,其他两个他一个都没学过。
“看样子得去学一下射箭、骑术了。”左守说道。
“什么!你还有两个不会的?”朱波再一次震惊到了,左守竟然连射箭与骑术都不会,要知道新宁城中,人人尚武,虽然有熟但也人人都会这些。
“有什么问题吗?”左守问道。
人王訣 若封
“没没,好奇而已。”
“朱波,你教我一下射箭、骑术吧。”左守知道朱波肯定会这些的。
“哈哈,你算找对人了,我射箭、骑术在这新宁城中,不敢说排名前百,前千名肯定是有的。”朱波开始吹嘘自己的如何厉害……而左守只要一个入门的口决,便能快速习得其中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