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enf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全能無敵王》-第一章初到異世4展示-0hx2n

全能無敵王
小說推薦全能無敵王
第十八节小女孩二
直到此时,杜维这才看清小姑娘的脸,虽然脸上满是污垢,但是仍然遮不住那一张满是坚定又惹人怜爱的精致小脸,而和她精致小脸不成对比的是那五道几乎将她半边小脸完全占据的淤青指印。
虽然此时小姑娘半边脸都变成了紫色,嘴角也溢出了血水,可即使如此,小姑娘仍然是一脸坚定,强忍着满眶的泪水不让其流下来。
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杜维心里一阵难受,忽然升起对这个小女孩的怜悯之心,他觉得这个小女孩一定有着非常悲惨的遭遇,否则五六岁的小姑娘哪有如此坚定的心性,面对如此沉重的伤害,还能忍着不哭出来。
杜维想帮这个小姑娘,他知道,如果今天没人帮她,恐怕很难活到明天,反正在帝都天天都要死不少人,没有人管,管也管不过来,多死这么一个乞讨的小姑娘根本就没有谁会在意。
然而就在此时,那个二级剑士再次扬起了手,眼看那巨大的巴掌就要再次拍在小姑娘的小脸上,杜维来不及喊,双脚一震,化为一道人影,一下子来到那二级剑士的面前,对着其肚子上就是一拳。
只听见“嘭”的一声,剑士在毫无防备之下被杜维一拳给轰得向后连退了数步,而他手上抓着的小姑娘也掉在地上,原本杜维还准备把下落的小姑娘接住的,可是杜维太小,而小姑娘又掉下得太突然,结果就没接住。
这一切的变化实在太快,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在场人都不由得愣住了,就连丽娜和莎丽维亚也不例外。
一般来说,像这种闲事只要不波及到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人会管,哪知道今天居然有人出来,而且还是一个小孩子,这实在太让人意外了。
“小妹妹你没什么事吧?”杜维小心的将小姑娘从地上扶起来,关心的问着。
“嗯…嗯…嗯,我没…没事。”小姑娘看着杜维,神色有些惊慌,同时脸上也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很明显,刚才掉在地上,应该将她摔痛了。
“该死的,这小偷居然还有同伙。”那个三级剑士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杜维一拳轰退,愣了一下,然后对着杜维叫嚣道:“兄弟们,给我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小偷。”
刚才杜维并没有注意那二级剑士所说的话,而此时他听到三级剑士口中的小偷时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
小偷,没听错吧,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居然是小偷,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现在还被人误会说自己是她的同伙,这下可麻烦了。
不过杜维也不怕,即然已经管了这件事,那就要把这件事给弄清楚,要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被误认为小偷的同伙这冤枉呢。
“小姑娘,他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是小偷吗?如果是他们冤枉你,你告诉我,我绝轻饶不了他们”杜维对小姑娘问道。
傲世修神訣
“我……我确实偷了他的钱,我好饿,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想买点东西吃。”小姑娘有些慌张,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最终还是将实情告诉了杜维。
“你为什么会三天没吃东西?你家人呢?你父母呢?你亲人呢?难道他们不管你吗?”杜维听到小姑娘的话,心中一沉,三天没吃东西,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能受得了吗?
“呜……,我没有家了,我的爸爸妈妈都死了,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小姑娘一听到爸爸妈妈和家后终于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杜维闻言,心中一痛,难怪这小姑娘要偷东西,父母亲人都没了,你让她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怎么生活。
和杜维一样,在听了小姑娘的话后,围观的众人都纷纷议论起来,大部份的人都同情起小姑娘,有些甚至还指责起那三个小流氓来。
而看着众人将矛头指向自己,三个小流氓有些慌了,虽然他们是流氓,一般人都有些怕他们,可是在面对群起激愤之时,吃亏的终将是他们。
“喂喂,大家别听他们的,他们明显就是一伙的,这些都是他们早先就编好了的,为的就是骗取大家的同情心,好逃避我们的追究。”那个三级的剑士慌忙对着大家吼到。
“滚,立即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杜维心中正为小姑娘的遭遇而感到悲痛,一听到三级剑士的话,当即就火了。
“哟嗬,你这个小子好像还挺嚣张的嘛,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子今天怎么对我们三个不客气。”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二级剑士听了杜维的话,也忍不住跳出来。
另外两个流氓在听到同伴的话后,均狞笑一声,从不同的方向向杜维靠了过来,很明显,三个流氓准备围攻杜维了。
“既然你们那么喜欢欺负人,那我就让你们好好尝尝被人欺负的滋味。”看着围过来的三个流氓,杜维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对着旁边的侍卫怒吼一声:“给我打,让他们好好尝尝被欺负的滋味。”
三个流氓听到杜维的话,愣了一下,他们不知道杜维是在对说,然而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旁边立即就跳出一个杀气四溢的威武侍卫。
在侍卫面前对其主人叫嚣和威胁,无疑不是在侮辱他们这些侍卫,原本侍卫们早就想出手教训这三个流氓,只是莎丽维亚阻止了他们,现在杜维这个小主人开口了,他们自然不会再错过这个机会。
侍卫根本没有拔出他的武器,这些侍卫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一个个实力超强,最差都是六级,以三个连斗气都没有练出的小流氓,自然不配让他们拔剑。
怒喝一声,侍卫铁拳紧握,对着三个流氓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下手根本没有一点留情,三个流氓没几下便犹如一滩烂泥倒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
“哼。”看着地上正**着的三个流氓,杜维冷哼一声,走上去,冷笑道:“现在知道被欺负的滋味爽了吧!”
“走吧!”莎丽维亚看事情已经结束,对着杜维慈爱的一笑,脸上尽是满意之色,刚才他之所以阻止侍卫上去帮杜维,就是想看看杜维的处事能力如何。
克拉克家族人丁不旺,每一个男人都必须独挡一面,而这些男人之所以人人出众,完全是因为他们从小就开始培养的原因,而刚才杜维表现得勇敢、果断、细心、不骄不躁这让莎丽维亚很是满意。
莎丽维亚一开口,立即就有几名侍卫开始驱散众人,而众人眼看没什么热闹可看,再加上有大贵族插手,他们自然也不愿意再呆在这里。
“母亲,你能不能帮她治疗一下……”不管众人,看着三个流氓被打倒,杜维上前拉着那个可怜的小姑娘来到丽娜面前,丽娜是七级水系魔法师,水系魔法虽然不像光明魔法那样擅长治疗,但是以水系魔法的柔和,还是有很不错的治疗效果。
“我来,我来。”不等丽娜回答,一旁的莎拉便跑了上来,虽然现在莎拉也不过才二水系魔法师,但二级水系魔法里已经有水疗术这个魔法可以治疗伤势。
不等众人开口,莎拉直接拿出刚买的那根精美魔法杖,站在小姑娘面前吟唱起来。
丽娜看着莎拉无奈的笑了笑,莎拉已经开始吟唱,如果此时打断她,定会遭到魔法反噬,而莎拉也是二级魔法师,再加上刚买的那根魔法杖,释放二级魔法还是没有问题。
莎拉足足捧着魔法杖在小姑娘面前吟唱了两分多钟,直到杜维都有些不耐烦了,这才随着她手中的魔法杖一挥,一道水蓝色的光茫从小姑娘的头顶一灌而入。
在水蓝色的光茫包裹下,小姑娘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着,仅仅不到一分钟,小姑娘青紫的小脸便已恢复原如初。
第一章初到异世
第十九节贝蒂
一些还没有散去的围观者在看到莎拉这么一个小姑娘居然也能释放水疗术,全都不由得咂了咂嘴,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同时他们也惊叹魔法师的神奇,小姑娘更是惊恐得愣在哪里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她从父母去世后流浪至今,只有打她、骂她的人,从来就没有人帮助过她,更别说一名尊贵的魔法师为她疗伤。
“妈妈,我们把她带走吧,她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被人打死的,我现在身边只有贝妮一人有些忙不过来,不如就将她留在我身边做个侍女吧。”杜维看着自己母亲,目光中满是乞求。
丽娜闻言,转头看着莎丽维亚,虽然她很想答应自己的儿子,但是克拉克家族不是一般的家族,招收侍女都有严格的规定,所以她不敢私自拿主意。
二嫁:豪門棄夫
莎利维亚看到丽娜那寻求的目光,又看了一眼杜维和那个可怜的小姑娘,眉头微蹙,许久之后,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正缺一个侍女,如果你愿意,以后就跟着我吧,我不能给你什么承诺,但至少比你现在要好得多,每天饭是管饱。”见母亲和奶奶都同意了,杜维扭着对小姑娘说道。
“我愿意做你的侍女,以前的我已经过去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主人的人,就请主人给我赐一个名字。”小姑娘很是聪明,也很懂事,当下立即跪在杜维面前。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小姑娘的表现后,都不由得一呆,就连见多识广的莎利维亚也不例外,这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这个小姑娘似乎太过懂事了。
眉头微蹙,莎丽维亚陷入了断暂的沉思之中。
“即然这样,我就给你取一个名字吧,我的另一个侍女叫贝妮,那你就叫贝蒂吧。”杜维把小姑娘从地上扶起来,略一沉思道。
“谢谢主人,贝蒂以后就是主人的侍女之一,我所有的一切都将属于主人。”小姑娘恭敬的向着杜维说道。
“我们走吧,人老了,身体也不如你们年轻人了,今天可真是累坏了。”莎利维亚看到事情有了一个完美的解决,当即对着大家说道。
“母亲你怎么说老了呢,你看你和我走到一起人家都说我们是姐妹呢,你可一点都不老。”丽娜对着莎利维亚笑道,随即众人便离开了此处,向元帅府走去。
丽娜一行人出了凯悦街便坐上了马车,不一会儿就回到了府里,杜维向母亲和奶奶告别后便带着贝蒂回了自己的小院,刚进院门就看到贝妮正无所事事的坐在院子里发呆。
杜维的脚步声很快就惊醒了贝妮,看着是杜维回来了,贝妮赶紧的站起来,还没开口说话,便发现有些胆怯的跟在杜维身后的贝蒂小姑娘。
“小少爷,看不出来哟,没想到出去一趟你就拐了一个小姑娘回来,你可真有本事耶。”打量了贝蒂一翻,发现这个小姑娘除了身上满是污垢和有些瘦弱外,长得还是很不错的,不等杜维说话,贝妮便饶有兴致的打趣起杜维来。
贵族,尤其是大贵族府里,等级是相当严格的,一般主人是不会随便和下人开玩笑,当然下人更不敢随便和主人开玩笑。
但是杜维不同,从地球过来的他自然不会拘泥于这些烂规矩,刚开始他和贝妮开玩笑时,还将贝妮给吓着了,不过时间一长,大家也就习惯了,不但杜维会开贝妮的玩笑,贝妮也会主动和杜维开玩笑,当然这些都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
“小丫头,什么叫拐回来一个啊,你不是要结婚了吗,我怕你老公因为你经常留在府里耽误你们亲热来找我拼命,听说他可是一名六级剑士,你看我这身板对付得了一个六级战士吗?所以为了小命着想,我这才把小姑娘带回来,以后你好早点回家陪老公。”杜维也不示弱,看着贝妮笑嘻嘻的调笑道。
在贵族中侍女只要自己的主人同意便可嫁人,而且经主人同意还可以白天继续留在府里做侍女,晚上回家,不过一般都是主人特别宠信的侍女才有这样的待遇。
本来贝妮的主人应该是丽娜,而丽娜让她照顾杜维,所以现在他的主人便是杜维,杜维并不是不知情理之人,当贝妮将这件事告诉杜维后,杜维在为她高兴的同时,也很自然的同意了,而且还留她继续在这里侍女,毕竟外面工作难找。
贝妮闻言,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虽说贝妮已经二十多岁了,可是他从小就跟着丽娜,后来又跟着杜维,根本没和男人接触过,脸皮薄得很,哪里经得起杜维如此的调笑。
羞红的俏脸赶紧转向一边,不敢再看杜维,同时心中想道:这小少爷才多大啊,怎么他什么都知道啊?
看着贝妮满面差红的窘迫样子,杜维心中哈哈一笑,心道:小样,居然敢打趣我,也不看看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哎呀,小丫头你脸怎么这么红啊?”杜维看着贝妮那差红的俏脸,故作惊异道:“难道是生病了吗?这可不行,得赶紧的找医生。”
“小少爷,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贝妮实在拿这个无所不知的小少爷没办法,只得赶紧的求饶,然后将目光一转,看向正不知所措的贝蒂道:“小妹妹你是谁啊?能告诉姐姐吗?”
“我叫贝蒂,是主人刚赐的名。”贝蒂神情有些慌张的说。
極品高手在校園
说到贝蒂,杜维自然不再打趣贝妮,看了看正神色慌张的贝蒂,转头对着贝妮道:“贝蒂以后就住在这里,你多照顾着她一点,先去府里帮贝蒂拿几件合身的衣服,在这里穿成这个样子可不成。”
贝妮闻言,如临大赦,生怕杜维再提老公的事,也没和杜维说一句话,一溜烟的就跑出了院门,看不到人影了,杜维看到贝妮的速度,心叹道,怎么平时就没发现她的速度如此之快呢?
大概十几分钟后,贝妮便回来了,同时手里还拿着几件小号的女仆装,不过她一直低着头,红红的俏脸不敢再看杜维,生怕这位小少爷继续打趣她,杜维也知道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偶尔用来调节一下枯燥的生活就可以了,自然不会再继续打趣贝妮。
“小丫头,你先带贝蒂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将她身上这件衣服也拿去丢了。”杜维对着贝妮道。
贝妮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便拉起贝蒂进了屋,杜维看着她们俩进去后就剩下自己一个人挺无聊的,也就在院子里冥想起来,时间大约过去半个小时,贝妮便带着贝蒂重新出现在了杜维的眼前。
睁开双眼,杜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俗话说,人靠衣服,马靠鞍,这话真是不假,贝蒂进去洗了个澡,换了一件衣服那活脱脱的就变成了一个人。
第一章初到异世
第二十节贝蒂二
“小少爷,小少爷,看美女看傻了?”贝妮看着杜维睁大眼睛看着贝蒂,就好像要把贝蒂吃了一般,心中一乐,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事,又开始调笑杜维了。
“哎,虽然是个美人,但是太小了,没啥可看的,哪有我从小看到大的大美人好看呢!而且大美人耐看的地方也多了。”杜维抬头笑看着这个不知道死活的贝妮,眨了眨眼睛,打趣道。
贝妮闻言,俏脸顿时又是一红,此时她已经想起面前这个小少爷每次洗澡时,总会泼她一身的水,克拉克家族是一个大家族,为了不失颜面,哪怕是侍女身上穿的都是丝制衣服。
每次,衣服被泼湿后都会紧贴着身体,成为半透明状,而这个时间,眼前这位小少爷总是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想到这里,贝妮的脸就像煮熟的螃蟹一般,一直红到脖子。
羞红着小脸的贝妮娇嗔的在地上狠狠的一跺足,不再理会杜维,转身向着屋里跑去,心中还在嗔怪道:怎么每次自己都会输给这个无所不能的小少爷呢?他明明比我小多了,为什么他知道的却比我多得多呢?
其实这并非是杜维好色,而是无奈之举,侍女服侍主人洗澡没什么不对,但问题是杜维并非一般人,他虽然身体只有几岁,但是灵魂却是一个青春洋溢的少男。
而每次贝妮帮他洗澡,都会很仔细的帮他将身体的每个地方洗得白白净净,当然那些隐秘地方也不例外。
每次被贝妮磋揉着那些隐私部位,杜维都说不出的尴尬,心中更是难受得不得了,但是反对贝妮的作法又无效,直到最后,杜维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
每次还不等衣服脱掉,杜维首先就会用水将贝妮全身泼湿,然后再用色狼一样的目光看着她,贝妮脸皮原本就薄,如此一来,她哪还呆得住,只得赶紧的去换衣服。
而贝妮一走,杜维就会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衣服,将身体清洗干净,然后再用最快的速度将衣服穿上,等贝妮换好衣服回来时,杜维已经洗完了,自然也就免去尴尬。
“小丫头,你以后可就是贝蒂的姐姐了,可要好好的照顾她啊!”看着贝妮就要跑进屋里,杜维当即对其开口道,随后又转头对着贝蒂道:“你以后就叫她贝妮姐姐,可要好好听她的话!”
贝蒂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时间不知道不觉的过着,贝蒂已经来元帅府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里,贝蒂渐渐的和杜维熟悉起来,在杜维和贝妮开导下,话也多了,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个孩童应有的活泼。
而通过谈话,杜维也从贝蒂口中得知她之所以会成为现在这样的原因。
贝蒂的家在一个叫坎贝斯的小镇,这个小镇比较偏僻,离帝都有200多里,父母都是坎贝斯小镇的平民,在小镇上贩卖一些小东西维持着家里的生活,生活虽然艰苦,但还算是幸福。
有一天,贝蒂母亲一人在家,遇到一群外地来的佣兵,这群佣兵在看到贝蒂母亲长得漂亮,就出言调戏,而这时贝蒂的父母正好回来看到,就上前和佣兵理论,可是这群佣兵不但不讲理,反而将贝蒂的母亲衣服给撕烂了。
幸福社會建設
贝蒂父亲气愤之下,从旁边一个卖肉的小摊上拿过一把刀就朝一个佣兵砍去,而那个佣兵一个没注意被贝蒂的父亲把左手给砍伤了,恼羞成怒之下佣兵拔剑就朝贝蒂的父亲砍去,而其它的佣兵看到自己的同伴被人砍伤恼怒之下也朝贝蒂的母亲动手,一阵拳打脚踢过后,佣兵们便跑了。
结果,贝蒂的父亲被那个佣兵当场砍死,母亲也因为受伤过重,在三天后也死了,全家遭此变故,原本幸福的一家就只剩下了贝蒂一个人。
而当时看到佣兵们动手,好心的邻居便生生将贝蒂拉住,而贝蒂也在好心的邻居家看到了那悲惨的一幕,如果不是好心的邻居将贝蒂拉住,恐怕贝蒂也会被那些佣兵当场打死。
没了父母,贝蒂从此没有生活的来源,而父母惨死的那一幕也深深的刻在了贝蒂幼小的心灵上,她也在心中暗自发誓,只要自己还活着,就一定要为父母报仇。
从此贝蒂离开了小镇,一路乞讨,也一路打听杀死父母的凶手,而实事却远比贝蒂想像中残酷,一路上很少有人施舍东西给她,一两天吃不到东西很正常,有一次贝蒂连续饿了四天,实在是饿的不行了,在路过一个包子铺时,偷偷的偷了一个包子,正当贝蒂吃得开心时,被老板发现了,结果那个老板狠狠的打了贝蒂一顿,当然那个包子也被贝蒂狼吞虎咽的吃了。
从此贝蒂只要饿了就会去偷东西,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自己得活着,只有吃饱了才能活着,虽然要挨打但是自己只要还活着,就可以找到杀自己父母的凶手,为父母报仇,这是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为了实现这一信念,贝蒂什么都愿意付出。
当杜维第一次听贝蒂说出自己遭遇时,立即深恶痛绝的大骂那些可恶的佣兵,同时他也表示自己一定会帮贝蒂报仇。
杜维的所做,让贝蒂很是感动,她很清楚要靠自己去给父母报仇那是不现实的,别说自己打不过那些佣兵,就算要找他们都难。
1908大軍閥 閩南愚客
至从出来乞讨之后,贝蒂也大概的知道了这个大陆绝对比她想像中大得多,而那些佣兵为了完成任务从来没有固定的落脚点,自己一没钱,也没势,更没有实力,要找他们根本就不可能。
要想报复,除非有一个有钱有势的人帮她,而杜维就是这样的人,贝蒂已经从心里发誓以后要好好的服侍这个主人,一来是让他对自己产生信任,以后他为自己报仇的希望也越大,二来也算是为了报答他。
至从杜维知道贝蒂的遭遇后就开始考虑怎么样才能帮贝蒂报仇,毕竟天下之大,自己很难找到那些佣兵。
“我要怎么才能帮她呢?现在自己还小,无权无势无钱根本帮不了她,让母亲帮她,这样好像不好,这可是自己承诺的事,自己承诺的事就得自己去做,看来只有长大点,实力再强点再说了。”
现在自己还帮不了贝蒂报仇,杜维也只好暂时作罢,不过很快他又为贝妮以后的生活打算起来,自己不可能保护她一辈子,难道要让她在府里做一辈毫无前途的侍女吗?
第一章初到异世
第二十一节贝蒂的出路
雄霸三國
重生之億萬富翁 邪無恨
对于这一点,杜维自然不太愿意,既然贝蒂遇到了自己,那么便是上天要让我拯救她,如果让她做一辈子侍女,这显然不是拯救。
“对了,让她跟着我学魔法,不行的话就让她去学武技或是斗气,这样,以后就算没有我保护她,她也有自保的能力,而且她如果找到杀父仇人也可以自己报仇。”杜维为贝蒂想好了出路,心里也轻松了。
“贝蒂到我这里来一下。”杜维向着门外喊着。
“小少爷,有什么事吗?”听到杜维的喊声,贝蒂很快到了杜维的身前。
杜维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贝蒂,突然间向她发出一道精神威压,贝蒂脑袋一阵眩晕,顿时感觉天眩地转,小脸一下变得惨白,呼吸急促,慌忙的后退了两步,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杜维无耐的摇了摇头,刚才他只不过是使用了一级的精神威压来试试贝蒂的精神力,没想到她会成这样,看来是没有学习魔法的天赋,只能让她学习斗气或是武技了。
杜维上前把瘫倒在地的贝蒂抱起放在椅子上,贝蒂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杜维,慌忙的从椅子上下来,“扑通”一下就给杜维跪了下来。
“小少爷,不知道我什么地方做错了,请责罚。”
贝蒂虽然还小,可是她却比一般同龄人成熟很多,刚才她在外面还好好的,可一见到杜维就晕倒了,这绝不是自己的原因,肯定是这个小少爷对自己做了什么。
斬邪 南朝陳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少爷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可是她心中却非常的肯定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位小少爷做的,一定是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这才遭到责罚。
通过这些日子她对杜维的了解和观察,虽然杜维有些古怪,可是也不会随便乱责罚人,一定是自己什么时候不小心惹这小少爷不高兴了。
“快起来,快起来,你又没什么地方做错,我为什么要责罚你啊,你什么地方做错了吗?就算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也站起来说嘛!”看着刚缓气来就跪下的贝蒂,杜维也是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将其扶起来。
“小少爷,那刚才我是怎么了?”贝蒂听杜维说自己没做错事,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安定的生活,而且不管是贝妮还是杜维都对她很好,她不想失去这种生活。
“嗯?刚才,哦,你说刚才啊,对不起,刚才我是想试试你的精神力,看你是否适合学魔法”被贝蒂一问, 杜维顿时明白了一切,有些自责的说道:“这都怪我太性急了,没事先给你说清楚。”
“我说过你的仇我会帮你报的,我也会保护你的,可是你也要知道我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我和你也不可能天天都在一起,我觉得你还是要学一些能够自保的东西,这样就算以后我没在你身边也不会被人欺负,我原本是想让你学习魔法的,所以刚才就试了试你的精神力。”杜维怕贝蒂误会,赶紧将自己所想全都说了出来。
“哦,那我的精神力够吗?我能学习魔法吗?”贝蒂闻言,知道杜维是为了她好,心里很高兴,也很兴奋,要是自己能够学习魔法,先不说魔法师在大陆上高贵的地位,光是报仇就更有希望。
“我刚才试了试你的精神力,我也不骗你,你没有天赋,精神力根本不够,不适合学魔法。”杜维本想骗骗贝蒂的,不过想了想这根本就骗不了,所以照实给她说了。
“哦”听了杜维的话贝蒂显得很失望,刚才的兴奋劲也没了。
看到贝蒂失望的样子,杜维心里也有些难过,不过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你也不要难过,学习魔法是很讲天赋的,有魔法天赋的人本就很少,不能学习魔法也没什么,我打算让你去跟着家里的侍卫们学习武技,不过学习武技很辛苦,你怕苦吗?”杜维看着贝蒂说道。
“我不怕苦,只要能报仇,什么苦都能吃。”贝蒂本来听杜维说自己不能学习魔法还很失望,不过立即又听杜维说要让自己学习武技,这让她信心又坚定起来了。
双手紧握着小拳头,贝蒂在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只要学会了武技,以后自己就可以出去寻找仇人,给父亲报仇,同时自己将来也能为杜维这个少爷做更多的事情。
“好吧,只要你不怕苦,我想你能够成为一个不错的战士,我会尽快去跟我妈妈说的,只要她答应,你说可以过去训练了。”虽然说学习武技很辛苦,但是杜维却并不担心贝蒂坚持不了,为了寻找仇人,她四岁就从坎贝斯小镇一路乞讨来到帝都,这其中所受的苦绝对比战士训练苦了十倍不止,既然她当时都能坚持下来,那战士训练自然也不在话下。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杜维便向丽娜的住处跑去,丽娜的住处离杜维的小院不是很远,只是几分钟便听到杜维的声音响起:“妈妈,儿子来看你了。”
“哦,我儿子今天怎么舍得一大早就来看妈妈?”丽娜看到儿子很是高兴,不等杜维开口,她又说道:“说吧,今天有什么事找妈妈?”
“妈妈,我是你儿子呢,为什么一定要有事才来看你,难道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吗?”杜维脸色一红,拉着丽娜的手幽怨道。
“我的宝贝儿子,我可是你妈妈,我还不清楚你吗,你以前这么早来过我这里过吗,哪次你不是有事才主动到我这里来。”丽娜笑对着杜维说着:“如果现在不说,一会儿说了我可不一定答应哟。”
“儿子以前不是太忙了吗,即要学习文化知识,还要学武技,难道妈妈你还生儿子的气么,儿子虽然没来看妈妈,可是心里却一直想着妈妈的,你看今天儿子不是一大早就来看妈妈了吗?”杜维拉着丽娜的手一翻撒娇,然后这才继续开口道:“当然,除了看妈妈之外,还是有一点小事的,这叫公私两不误!”
“你这滑头的小子。”丽娜闻言,又看一眼撒娇的儿子,有些哭笑不得,居然还公私两不误,溺爱的拍了拍杜维的头,道:“说吧,有什么事需要妈妈帮忙的。”
“其实只是小事一件。”杜维看着丽娜道:“我想以后我出门在外总得有个端茶倒水的人,贝蒂这丫头很精明,我很喜欢,不过她却没有任何的自保能力,如果以后跟我出去遇上什么危险,反而成了我的拖累,所以我想让贝蒂跟着侍卫们一起学斗气,让她学一点自保之力。”
“贝蒂是谁啊,是上次我们一起逛街你救回来的那个小女孩吗?”丽娜想了一下,在她的记忆里,杜维没有认识一个叫贝蒂的人。
“是的,她很可怜的,她的父母……。”杜维把贝蒂的遭遇对着丽娜说了一遍,当然他并没有说自己对贝蒂进行精神力测试。
“这个小女孩还真是可怜,好吧,我同意让她去跟着府里的侍卫学习斗气。”丽娜听了贝蒂的遭遇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女人大多都是一些感性的动物,尤其容易同情心泛滥,所以几乎没有什么犹豫便答应了。
“儿子,贝蒂那么小一个小女孩,她能吃得了苦吗,学习武技是很苦的,再说她一个小女孩整天都和一群男人在一起行吗?”丽娜想了一下又对杜维说道。
“妈,她如果真的想报仇,我想贝蒂应该能够坚持下去的,你也知道,一个人不可能永远依靠别人,她得自己学会一些东西来保护自己,虽然学武技很苦,可是她想报仇,这就必须经历,如果她连这点苦都不能承受,那她根本就不用再谈什么报仇了,至于她整天都和一群男人在一起嘛,这其实也没什么,他只是训练的时候和他们在一起,平时还是要回到我那里的。”杜维对着丽娜把自己的见解说了出来。
第一章初到异世
九世重生
第二十二节贝蒂的出路二
“嗯,好吧,只要她不怕吃苦,就让她去吧,学好武技做一个剑士也不错,我会给侍卫长说的,到时你把她带去就行了。”丽娜听了杜维的话点了点头,也不再疑惑。
“儿子,现在你的事情我已经帮你解决了,妈妈马上要去参加一个聚会,陪妈妈一起去吧。”丽娜笑着对杜维说道:“那里很多阿姨都经常念叨想看看我们的天才杜维呢?”
杜维闻言,全身忍不住一颤,想起那些所谓的阿姨,杜维就全身恶寒,冷汗直冒,哪还敢去,赶紧的对着丽娜说道:“妈妈,爷爷说了修炼之事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今天还没有修炼,所以就不能陪妈妈了。”也不等丽娜反应过来,杜维立即化为一道轻风,消失在了屋里。
“这……”听着那还在屋子里环绕的声音,再看看空空如也的房间,丽娜不由得一阵苦笑,对于这个宝贝儿子,她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丽娜居住的小院外,杜维停下脚步,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脑子中还在不断的回荡着一年前自己跟母亲一起参加聚会的事。
当时,杜维跟着丽娜,刚进入会场,结果就被那些所谓的阿姨给围了起来,杜维的乖巧和天才之名早已传遍了帝都,再加上当天他穿了一件贵族小礼服,看起来也很帅气。
结果那些阿姨一见他就犹如色狼见美女,双眼直冒小星星,一个个又是捏又是亲的,那口水都快将他的小礼服给清洗一遍,弄得杜维回来后好几天都犯恶心。
更要命的是,有几个四五十岁长得就像是肥猪一般的老女人居然将那肥肥的咸猪手伸进了杜维的裤裆,将小杜维好一翻拿捏,当然,这些事情丽娜是不知道的。
再次打了一个寒颤,杜维实在不敢再呆,生怕丽娜出来,将他抓去陪她参加聚会,身体一纵,疾驰如风,很快就消息在了丽娜的门外。
一回到自己的住处杜维就把贝妮和贝蒂给叫了来,首先把丽娜同意贝蒂学武技的事说了,贝蒂听了对杜维很是感激,昨天才说的事今天就同意了,要是其它大家族的少爷们才不会去在乎一个小侍女的事,她对杜维从心里面感激,并暗暗发誓一定要练好功夫报答杜维。
“贝蒂,你要有一个心里准备,学武技可是很苦的,并且还要长久的坚持下去才行。”杜维想了想对着贝蒂说道,学武技的辛苦他可是最清楚的。
“小少爷请放心,我不怕苦,别人能坚持下来,我也能坚持下来,而且我还要为父母报仇呢。”贝蒂坚定的说道。
“嗯,只要你能坚持下去,我就放心了,你以后每天训练完还是回这里来。”杜维点了点头,对贝妮道:“小丫头,你以后就要辛苦一些了,贝蒂去训练后,可就没什么时间做其它事了。”
“没事的,以前贝蒂没来还不是我一人做,你放心好了,贝蒂只要专心学好武技就行,其它事就交给我。”贝妮笑着对杜维说道。
贝妮本来就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她知道贝蒂的遭遇后也很想帮她,她还让自己当佣兵团长的未婚夫帮忙寻找杀害贝蒂父母的那些佣兵,现在只是让她多做一点事就能帮到贝蒂,她自然乐意,再说了,至从贝蒂到这里后,贝妮也没让她做多少事。
“小少爷,以后我训练完,回来还是可以做很多事的。”贝蒂很是坚决的说道。
“贝蒂,你放心吧,这里的事有我一个人做就行了,你现在好好学习武技,其它的事你就别管了。”贝妮怜爱的抚摸着贝蒂的小脸说道。
“贝蒂,你只管好好的训练就行,其它的事你别管,如果贝妮忙不过来,我可以让妈妈再调一个侍女来,如果你不好好的训练,到时我可是要狠狠的惩罚你的。”杜维故意板着脸对着贝蒂说道。
“嗯,小少爷,我一定会好好的训练,不会让你失望的。”贝蒂对着杜维说道,就像是自己在做保证一样。
“贝妮,以后你可要记得早点回去,再过几天就要结婚了,别到时回去晚了,让你家团长等急了。”杜维笑看着贝妮。
贝妮闻言,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像她这种未经人事的女孩子,脸皮还是很薄的。
“哈哈,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看着贝妮那不知道所措的样子,杜维大笑一声,随即进屋去了。
不一会儿杜维便从屋里出来,出来时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和一长一短两把剑,走到贝蒂面前,先把那只有一尺余长的短剑给了贝蒂,又走到贝妮面前将那把长剑和盒子给了她。
“小少爷你这是干什么?”贝蒂和贝妮同时向杜维问道。
“贝蒂以后要去学武技,难道就这样空着手去吗,这把短剑当然是给你以后训练用的,这把剑上面有一个风系魔法阵,拿起来很轻,你先用着,等长大了我再给你换其它的剑。”杜维对着贝蒂说道。
“谢谢小少爷。”贝蒂再将狠狠的感动了一把,他没想到杜维这个小少爷会为她一个小侍女想得如此周到,居然连剑都帮她准备好了。
“小少爷,那我这?”贝妮低着头对着杜维轻声问道。
“你这什么啊,我不太懂呢。”杜维明知道贝妮在说什么,可他却偏偏装糊涂。
“这,就是这个盒子和这把剑啦。”贝妮当然知道杜维是在装傻,急得她狠狠的跺了一下玉足,这才把头抬起将手中的东西拿到杜维面前晃了晃。
聽說豪門不好嫁 水冰悅
“哦,你是说这两件东西啊。”杜维强忍笑意,一幅晃然道:“你不是要结婚了吗,这是送给你的礼物,盒子里是一根很漂亮项链,这把剑是我送给你家团长的,上面加上了勇气术和祝福术,还有一个治疗术,这样你以后就不用每天都担心你的团长了。”
贝妮一听又说她结婚,刚刚恢复正常的小脸又红了,刚抬起的头也又低下去了。
“小少爷,这可不行,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贝妮低着头走到杜维面前,将两件东西放到杜维的面前。
虽然她不知道这把加持了勇气术和祝福术还有一个治疗术的剑有多么珍贵,不过她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杜维生日别人送的,像这种大家族的人,出手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普通之物呢?
“哎,我给你你就拿着吧,你也知道这个项链对我没用的,我一个男人总不能戴根项链吧!还有这把剑,你也知道我还有很多这样的剑,反正放着也没用,还不如拿给你的团长用,你结婚的时候我是去不了的,所以只能送你们一个礼物了。”杜维苦口婆心的对着贝妮说道,为了让这个固执的小丫头收下这两件东西,杜维甚至威胁她如果不收下,结婚后就不用来了,这才让她收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