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n57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不見輪迴》-第十八章看書-shq9u

不見輪迴
小說推薦不見輪迴
舞阳回到宫中,脸色却很是难看,西北南三家皆是东皇旧部,若是西家谋反,那恐怕南北二族也不会干净。
祝婷看舞阳脸色不善,关心道:“你回来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不舒服吗?”
舞阳轻声道:“无碍!我只是有些事要办,可能要离开几天?”
“我们不是才刚会来吗?怎么又要出去啊?”祝婷有些不舍,“那你什么时候出发啊?”
舞阳声音嘶哑:“现在!”
“这么急!”祝婷陡然变色。
“事不宜迟!”舞阳看着她,笑道:“你要跟我一起吗?”
“我也可以去吗?”祝婷满是希冀。
“当然可以!”舞阳低眉,有些事情她应该知道,他也不愿意瞒着他。
逆生神典
镇西城中,祝婷看着那精致的小童,很是好奇:“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童回答:“我叫鱼?”
“鱼?”祝婷莞尔:“你明明是人,为什么要叫这样的名字。”
“我族之名皆是天赐,出生的时候脚上是什么字,就叫什么名字,我脚上的是鱼,自然就叫鱼了。”小童回道,语气之中满是骄傲。
东皇鱼,舞阳沉默,看来西家谋逆是真的了。
东皇鱼和祝婷玩了一会便睡着了,舞阳俩人走成卧室,祝婷一脸疑惑:“你是从哪里把他带来的。
“西家!”舞阳看向祝婷,问道:“他是不是很可爱?”
祝婷点头:“是啊!”
舞阳轻笑:“我这俩天有事要办,让他陪你怎么样?”
祝婷很是开心:“你是专程把他带回来陪我的吗?”
舞阳无声,脸色刹那间变得很是难看。
“二弟找我有事?”夜半,舞阳御空而起,看着对面的舞烈。
“西氏谋逆,罪证确凿!”舞烈向舞阳扔出密折。
寶寶:冷酷爹地鬥媽咪 胖貓加菲
舞阳看去,这是西家写给北氏,邀请北氏共同举兵的密信。
舞烈解释道:“这是北家呈给父亲的!”
重生最強奶爸 鵬飛超人
舞阳咬牙:“父亲想让我怎么做?”
舞烈冷声道:“尽快灭了西氏,不要等他亲自动手!”
“我知道!”舞阳眼中满是不忍。
“大哥不忍心杀他们?”舞烈看向舞阳,脸上满是嘲讽。
舞阳摇头:“西家家主自然该死!但有很多人都是无辜的,他们为什么也要死?”
舞烈沉声道:“你可还记的我在魘狼山上说的话!”
“我不会做出那样的事!”舞阳再次拒绝。
“是吗?那你就只能听命了!”
舞烈摇头离去,舞阳依旧站在远处,眼中满是挣扎。
“婷儿!”
舞阳直到第三天晚上才回来,此时祝婷正和东皇鱼在院中玩耍。
祝婷看到了舞阳,“你会来了!”
“该送他回去了!”舞阳目光看向东皇鱼,眼中很是复杂。
“这么急吗?明天再送他回去不行吗?”祝婷有些不舍。
“没有时间了!”
舞阳抱起东皇鱼便向外走去,祝婷无奈,也只能跟在他身后。
“你好像不太开心?”祝婷看出了舞阳的反常 。
“我没事!”舞阳皱眉,却不在说话。
夜已深,西府早已经闭了门,东皇鱼从舞阳怀中挣脱,“我去叫人开门!”
“不用!”舞阳拦住他,赤霄剑挥去,竟是直接将西府大门劈开。
祝婷看着杀气腾腾的舞阳,陡然变色:“你疯了?”
“他没有疯!”风无情从远处走来,“他只是没有办法。”
“帮我照顾她!”舞阳吩咐风无情。
舞阳向西府走去,西家众人也是听到了动静,此时一些修为高的西家人已经冲了出来。
祝婷看着那染血的大地,失神道:“为什么?他为什么会这样?”
风无情解释道:“西家谋逆,他也是无奈!”
“谋逆!”祝婷茫然,不知道该作何评价。
“姐姐救我!”东皇鱼被这一幕吓呆了,急忙抱着祝婷的腿。
“他也要死!”风无情看了看东皇鱼,也是无奈。
很快西家便化作废墟,舞阳从废墟之中走出,脸色有几分苍白:“把他给我!”
祝婷摇头,拒绝道:“他只是一个孩子!”
重生大宋做權臣 吳仲達
“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这些人都是因为他才死。”舞阳脸上满是阴霾。
祝婷看着怀中瑟瑟发抖的少年,痛惜道:“这和他没有关系!”
“来不及了!快把他给我,”舞阳看了看天色,更是着急。
苦海慈舟 牙齒
“你要是想杀他,就先杀了我!”祝婷将东皇鱼护在身后。
“没时间了,真的没时间了!”舞阳望着天空,一脸无奈。
为什么会没有时间,祝婷看着他那副神情,也是望向天空。
一团黑雾裹卷着强大的力量直扑东皇鱼鱼,“啊!”东皇鱼发出凄历的喊叫声。
祝婷闻到一股恶臭从东皇鱼身上传来,她低头看他,那精致,胖嘟嘟的小童不见,东皇鱼竟然变成了丑陋不堪的骨架。
“怎么会这样?”祝婷悲痛欲绝。
“啊!”那小小的骨架怒吼着,直接向祝婷的脖颈之上掐去。
舞阳向前,手臂一挥,骨架随风散去。
风无情走向前,叹息道:“天道剑出,皆是生不如死,舞阳让他轻松的死,也是是为了他好。”
“天道!”祝婷看向舞阳,冷声道:“六界之主,手段竟是如此恶毒,难道你就让这样做!”
舞阳心中烦躁,也是冷声道:“他是我父亲,我能有什么办法,你们魔族都知道孝敬父母,难道要让我和我父亲为敌!”
“我们魔?看来你还是很嫌弃我!”祝婷脸色苍白,竟是转身离去。
舞阳站在原处,心中也是后悔,他不应该说那些话的。
“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啊?”风无情看向舞阳,着急道:“你还不赶紧去追!”
“你派人帮我照顾她!”舞阳摇头,或许他应该先冷静一下。
看着懊恼不已的舞阳,风无情摇头:“你不应该让她看到这一切的。”
舞阳低声道:“她终究要知道的,我不想让她以后后悔。”
不过短短七日,祝婷就像是人间蒸发,舞阳遍寻六界,却始终不见她的气息。
一个人走到舞阳面前,行礼道:“太子殿下,这是风公子给你的信,他说这信能够帮到您!”
舞阳将信接过,却是陡然变色,信上只有俩个字——天帝。
舞阳冲进凌霄殿,他看着高处的舞泪,目光似箭:“她呢?”
舞泪低头,看向这个曾经让自己最骄傲的儿子:“我把她关起来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舞阳大怒,竟是连父亲都不愿意在叫了。
“卑微魔女,迷惑天宫太子,自然是罪大恶极!”舞泪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舞阳咬牙道:“别忘了,她救过你的命!”
“我自然记得!”舞泪眼中满是嫌弃,“所以我才没有杀了她,只是把她关起来了。”
“你把她关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找不到她?”舞阳脸上满是寒霜。
舞泪沉声道“关在一个你作为神,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
“你什么意思?”舞阳直接取出赤霄剑。
舞泪目光扫过赤霄剑,却是毫不在意,他再次看向舞阳,竟是有几分无奈:“你是我最喜欢的儿子,可是你不听我的话,而且你太强了,强到让我都害怕,但是我依然不愿杀你,不如你去轮回吧!只要你去轮回,你就能找到她。”
“轮回?”
舞阳看向舞泪,竟是心如死灰,天无二日,国无二主,管你父子兄弟,通通不过如此。
烈王府正殿,风无情看着坐在对面的舞烈,“你认为他会如何抉择?”
“我希望奇迹会出现!”舞烈无奈摇头,他不认为舞阳会还手。
刹那间,那强大而又熟悉的气息竟是彻底消失,俩人皆是失神,“看来没有什么奇迹了。”
不知过了几许年,天之巅,舞泪俯视六界,而他旁边的隐蠡却是紧闭双眼。
舞泪突然回头看向隐蠡,“天师!前景如何?”
“乱!”隐蠡睁开了眼睛。
“乱在何处?”舞泪追问。
隐蠡伸手指去:“乱在哪最古老的人间!”
人间,世有千神岭,上有千神,每隔十八年,便有一少年来此与神为敌,少年死,神亦有伤亡,直到今日,千神只剩下一神,而那千神岭,也成了千神冢。
千神冢上,那青年一身玄衣,相貌更是俊美如画,此刻他正那着一把冰蓝色的长剑向上走去。
“何人敢闯我千神岭!”那最后一个神全力放出气势,想要将这个入侵者吓跑。
青年一脸冷峻,一副恭敬的样子,却说出让神无比愤怒的话,“在下北倾风,特来借前辈神骨一用!”
“放肆!”神大怒,没了神骨他怎能活命,这青年岂不是说要他的命。
青年既然敢来,自然有足够的信心,不过一刻钟的功夫,最后的神倒地,千神冢上,一个美丽女子缓缓走出。
而在另外一个地方,一个少年告别了唯一的弟弟,他满是期待的向千神冢走去,走向他的坟墓,走向他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