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arv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370. 大師姐還是你大師姐分享-etih0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第一天结束,苏安然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反倒是空灵露出一副颇为兴奋的模样,显然是在藏书阁内找到了有价值的典籍,对于自身的剑法印证有所增益——凰菲菲虽说是七位绝世剑仙之一,但她的剑法却与另外几位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空灵师承于凰菲菲,自然也就更偏向于凰菲菲的剑路了,只是她纵然再怎么天资不俗,但与人族剑修交手的经验毕竟不多,因此自然缺乏一些经验与见识。
东方世家的藏书阁,收藏的剑法典籍并不少,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并非是剑修的剑诀,而是武道剑法。
这些东西,对于空灵而言,便是极佳的养料。
苏安然倒是没有询问空灵有什么收获,反倒是空灵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头脑风暴之后,开口询问起苏安然来。
不得不说的是,空灵在剑道天资上相当的惊人。
她提出的诸多疑问,就连苏安然都无法回答——当然,苏安然本身天资也并不算多么了不起,而且他最为擅长的也就是一招鲜的核弹剑气,与玄界的剑修有着很大的不同之处。不过好在苏安然有传音符这种通讯工具,所以他无法回答的问题,自然是能够通过求助场外嘉宾来获得答案了。
而且,经由空灵的提问,通过苏安然的转述,然后得到黄梓的回答,最后再由苏安然自行领悟后转而给予空灵解答,苏安然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可不仅仅只是工具人而已。他同样可以从中收获属于自己的理解,进而将这一份经验转化吸收成为自己的经验——苏安然天资是不太行,但并不代表他是个傻子。
作为天朝应试教育题海战术存活下来的人,最大的好处便是特别容易吸收各种各样的经验见识,并将其转化为自身的记忆。
空灵的提问,黄梓的回答,这种情况恰好就相当于即将面对高考的学子,通过做不同的习题试卷,然后经由补习班老师的讲解,最终全部转化为自己的答案。
不过唯一的毛病,就是效率上稍微有点慢。
略微等了小半天后,方倩雯才终于带着青玉回来。
青玉一脸被玩坏了的疲惫表情。
方倩雯的脸上,也同样露出几分疲惫的神色ꓹ 而且她的眉头还紧皱着,显然是进展并不太顺利。
这倒是引起了苏安然的好奇。
在他的印象里ꓹ 方倩雯的丹术相当厉害,甚至可以说是可怕的程度。而想要丹术如此犀利,其中在医术方面的技能点必然也不可能太低——玄界有一句话ꓹ 叫“医师不一定能够成为丹师,但每一位丹师必然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医师”。
“大师姐ꓹ 东方涛这病很麻烦?”
“嗯。”方倩雯在苏安然面前,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ꓹ 重重的点了点头ꓹ “与其说他是中毒了,倒不如说他是被人下了蛊毒。而且还是比较少见的一种偏门蛊毒,所以药王谷那边除非是丹圣亲至,又或者是恰好遇到对此方面有所了解的丹王,不然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看得出来。”
“大师姐果然厉害,连这种冷门领域的知识都知道。”苏安然适时的拍了一个马屁。
空灵也面露崇拜之色。
只有听出话外音的青玉,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方倩雯摇了摇头:“丹术ꓹ 乃是脱胎于医术的一种,其原理也是建立在医术之上ꓹ 所以任何一名丹师实际上都是非常高明的医师。而有史以来ꓹ 医术里便包含了各种毒物知识ꓹ 而由此衍生出来的蛊毒之术便正如丹术是建立于医术之上的基础一样ꓹ 蛊毒也是建立在毒物的知识基础之上。”
“丹术与蛊毒,正是脱胎于医术而又彼此对立的两种知识。”
“我之所以能够认出这个蛊毒之法ꓹ 并不是我多么厉害ꓹ 而仅仅只是因为我以前学习的东西比较杂ꓹ 也足够努力罢了。”
方倩雯并没有丝毫的自得。
重生之嫡女不乖 菡笑
空灵和青玉并不能够理解方倩雯这话的意思,但苏安然却是能够明白的。
無限穿越 鐵手
一切诚然如她所说ꓹ 她没有唐诗韵、上官馨、叶瑾萱的天分,也没有王元姬、魏莹的作弊能力,更没有宋娜娜那样的特殊机遇。可她却身为所有人的大师姐,尤其是在太一谷最开始要站稳脚跟那个比较混乱的时期,在师父也不太能够指望的情况下,所以为了给一众师妹们提供足够的成长环境,那么方倩雯便只能牺牲自己了。
但也正是因为她的牺牲,所以才让太一谷拥有了如今的境地。
否则的话,上官馨、唐诗韵、叶瑾萱等人的早期成长,便不可能那么顺利——就算她们再怎么才华横溢,可若是没有足量的灵丹供应,她们的修行之路也不可能那么顺利。而如果她们需要费尽心思的去收集各种资源,那么势必就会拖慢她们的成长速度,这一点也是为什么小宗门很难养得出天才子弟的原因。
毕竟,就算一位弟子再怎么天资横溢,可如果宗门无法满足他们的供给,需要他们自己去寻找成长的资源,那么他们也会错过最佳的成长时间。
方倩雯说这话的意思,便只有一个。
她并不是什么天才,而是依靠自身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成长,是她这四百年多来的不断积累,才有了如今的经验与见识。
“东方涛中的是什么蛊毒?”苏安然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
“五行逆转焚血蛊。”方倩雯叹了口气,“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蛊毒,初中蛊毒之时,便会产生类似于心魔一类的症状,但这个阶段并不严重,破解的方法也有很多,甚至可以说如果应对得当的话,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丹药便可以凭借修士自身的意志力突破。”
青玉颇为不满的嚷了一句:“可偏偏东方世家那群蠢货,去找了药王谷的庸才,结果便加剧了东方涛的病情。”
重生之滿滿的幸福
方倩雯看了一眼青玉,有几分嗔怪的意思。
青玉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开口了。
她跟随方倩雯算是有段时日了,自然知道方倩雯的脾性。
这位大师姐很不喜欢别人拿病情的事来说笑。
“青玉说的虽是事实,但不能怪药王谷的人愚蠢。”方倩雯摇了摇头,“这种蛊毒已经失传了好几千年了,所以寻常的丹王没能认出来是很正常的事。……但正如青玉所说,药王谷开了一些镇压心魔的灵丹,然后东方涛服用后又静养了十天半个月。”
“呃……”苏安然眨了眨眼,“所以那个蛊虫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壮大起来的?”
“是。”方倩雯点头,“如果一开始,东方涛强压内心躁动,不吞服任何丹药的话,那么此蛊虫自然而然也就饿死了。刚入体的焚血蛊,尤其是进入了一位凝魂境修士的体内,它可没有强大能够汲取宿主的营养。……但可惜的是,如东方涛这样的东方世家所器重的弟子,平时必然会有人照顾,所以发现他有了心魔痕迹后,便紧张得要死,慌忙将其送到药王谷求治。”
“所以他吞服的丹药,都成了那只蛊虫壮大的资本?”
“是。”方倩雯再度点头,“而且更可笑的是,若是那段时间东方涛还有继续修炼的话,那蛊虫也不可能壮大得那么快,可偏偏他却是遵从了药王谷的叮嘱,休养了一段时间,于是没有任何外忧内患的情况下,这只蛊虫自然得以壮大了。”
苏安然一阵无语。
“药王谷随后给东方涛开了一大堆的滋补药物,还让他静心养气。”
“药王谷这是在养蛊吗?”
“若非我可以肯定此事定然和药王谷无关,我甚至也在怀疑是药王谷的人想要东方涛死了。”方倩雯摇了摇头,“如今那只蛊虫已经彻底壮大了……我现在也算是看明白了,下蛊之人必定是东方世家自己人。”
“为什么?”
“因为五行花我只找到了四朵!”青玉又开始嚷嚷了,“我跑了一天了!把整个行宫都逛遍了,甚至还去了附近的其他地方找了,但是就是没找到木行那朵!”
“五行花?”
“凡奇毒之物,附近必有解药。”方倩雯开口说道,“东方涛体内的五行之气被直接逆转了,所以他的五脏六腑时时刻刻都在经受腐蚀之痛,一旦被彻底腐蚀一空,五行之气逆转完毕,东方涛也就死了。很多人以为这‘五行逆转焚血蛊’最可怕的地方是焚血之痛,其实不是。”
狩鬼 追日雄鷹
说到这里,方倩雯的脸色也有了几分难看。
“五行逆转焚血蛊……最早是天人宗用来炼制五行奇花的手段。”
“天人宗?”
“曾经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宗门,但正是因为五行奇花的炼制手法被人曝光,所以被打压成左道七门之一。”方倩雯沉声说道,“但是这个宗门,已经差不多有三千多年没有任何消息了。根据师父的推测,应该是天人宗早就被灭于第二次正邪之战了,如今就算偶尔有一些天人宗的行事迹象,也应该是无意中发现天人宗一些典籍记载的修士,这类人甚至连余孽也算不上。”
“多大仇啊。”苏安然咂舌,“不过这五行奇花有啥用啊?”
“每一朵花,都可以顶替一味同属性的顶级灵植。”方倩雯开口说道,“若是五花齐备,甚至可以炼制五行丹。……那是九阶灵丹。只不过丹方早已失传,所以我也只知其名,不知其效果和具体的炼法。但总而言之……五行逆转焚血蛊已经壮大,便成奇毒之物,于其方圆十里之内必然会生长五行奇花,我让青玉去搜索,甚至扩大到三十里,也没有找到血根木犀花。”
“这五行奇花都是些啥啊?”
“代表金行铁壳荆棘草、代表木行的血根木犀花、代表水行的月华霜花、代表火行的一线血龙花、代表土行的鬼脸双叶草。”方倩雯回答道,“其中月华霜花和一线血龙花,只要以特殊的秘法再行炼制一下,便可以转化为代表阴与阳灵植。……我谷里种植那一对阴阳双生花,实际上便是从五行奇花转化而来。”
苏安然吓了一跳:“大师姐,你……”
毒女狂妃 焱火焰
“瞎想什么呢。”方倩雯没好气的白了苏安然一眼,“那是老九给我找来的,珍贵得很呢。……我研究了这么久,都没有研究出如此分根种植的办法,想要再栽种一些出来都不行,每次都只能等其结果才能摘取一点来入药。”
说到这里,方倩雯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我本来还想着,这次可以再收获一对阴阳花呢,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了。”
“捷足先登?”苏安然眨了眨眼。
“是啊。”方倩雯说道,“青玉毕竟是灵兽,对这类灵植最为敏感了,所以我才会让她去找这五行奇花的。结果她倒是找了三朵回来……唯独这血根木犀花不见踪影,所以必然是被人摘取了。”
说到这里,方倩雯略微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猜对方应该是没认全这些花,所以对方应该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一株血根木犀花。……不过这五行奇花里,月华霜花太容易辨识了,所以我暂时没动,想着看会不会有傻子自投罗网。”
“大师姐是想顺藤摸瓜?”
“如果对方的目标并不是血根木犀花的话,那么便有很大的概率暂时不会用掉这朵奇花,而是会想办法把五行奇花都给收集齐全了。”方倩雯开口说道,“所以,若是我所猜测的那样,那么只要有人对月华霜花动手了的话,那我只要抓到对方,就可以把血根木犀花一起找回来了。”
苏安然看着方倩雯,总觉得自己这位大师姐似乎把这一次的出行目得给忘了。
苏安然决定隐晦的提醒一下:“大师姐……那个东方涛,还有治吗?”
仙魔戰記 碧落黃泉
“有啊。”方倩雯点了点头,“我今天已经把五行逆转焚血蛊给取出来了。我打算等回头回谷里的时候,看能不能把这玩意养活,然后让它再给我弄一些五行奇花出来。”
“不是……大师姐,你……已经把东方涛治好了?”
苏安然一脸茫然。
大师姐,这才第二天呢啊,你就把病治完了?
“是啊,东方涛这病最难的地方就是把这五行逆转焚血蛊给取出来,只要取出来后,他就是血气亏损而已,喂些补充气血的灵丹就完事了。”方倩雯再度说道,“不过为了保证我还能继续去那里盯着月华霜花等犯人,我又给东方涛下了点药,短时间内他都好不了的。”
“……”苏安然一脸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