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74o精品小說 新隋唐攻略 坎上荒-第六章-0mwqc

新隋唐攻略
小說推薦新隋唐攻略
付顽劣早知我骑术不佳,便主动坐在前头,但却无论如何不许我抱着他,只能双手抓着马鞍。
这坐下之马速度还要快过那晚所见、喷血而亡的那匹,刚刚起步便觉得整个人被往后扯着,要不是一开始心里有准备,我定然早已摔了出去。
眨眼工夫我们便来和来人相遇,我大致看了看,那些兵士的穿着居然和张须陀的部队并无二致。
冷酷校草:我的女孩 elaine
看来张须陀真的已经急了,抓壮丁都抓到麻子口附近来了。
只听的数声呼喊,然后两旁闪过十来个人影,我们便和他们交叉而过,付顽劣更是哈哈大笑着好不高兴。
如此这般的再奔驰了十数里,我们前方总算出现了一个村落。
双脚刚刚落地的时候头还有些昏眩,我抓着付顽劣的肩膀才能站稳,心里却把唐无病骂了个通透。
说什么出了麻子口不远便有村落,遭这个距离来看,我就是快马加鞭也不只能在晚上赶到。
正在暗自庆幸没有背着付顽劣走如许远的路,我忽然听到前面林中传来女子的尖叫声。
“怎么了,又想做老好人?”,付顽劣一手抓着马佩,一手敲了敲我的脑门道,“你怎么就不用脑子想想,官兵所过之处还有两家妇女么?”
“或许她藏在林中才得以逃过也说不定呀?”
付顽劣抬手又要来敲我脑门,好在我躲闪及时才没让他得逞。
噘着嘴,付顽劣慢慢说道:“实话告诉你吧,定是有人看上了我这匹马,还有你这身打扮,想要将我们骗到林中去宰了。”
这时女子的呼救声越来越慌乱,不似假装,我拔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给付顽劣扔下一句话:“他要宰我们还须骗我们到林子里去么?没脑子!”
林中杂草丛生,荆棘遍布,很是难行,真不知道哪个男人这么有兴致,在这种地方做事。
壮着胆子走了十来米,我离呼救声越来越近,但却并未听到男人的淫笑,顿时便起了疑心,“难道果真如糟老头说的那样,这是想坑我到林子里来?”
这时埋出去的右脚刚刚落地,脚踝猛地一紧竟被绳索套住,接着只听刷地一声,我整个人就这样被倒吊了起来。
“姐姐,姐姐,抓住他了,抓住他了”,不知从何处钻出两个小毛孩,他们一蹦一跳地指着我呼喊,那模样仿佛捡到了宝似的。
对于这种局面我到不是很担心,反而非常期待那声音的主人出现,能叫得那么销魂,长得应该不会很差吧?
“知道了,你们别别吵,免得被官兵听见”,一个村姑打扮的少女从树后走出来,微笑着摸摸两个孩子的头后,朝我望了过来。
尽管我被倒吊着,但还是很有礼貌地冲她笑了笑道:“这位小妹,不知为何要设陷阱害我,我本是好意来救你——”
“住口”,村姑看到我之后脸色立刻变了,笑容也完全僵硬,忽然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二话不说就朝我冲了过来。
完了,这家伙肯定见过李四民,很有可能还被他侮辱过,要不然怎么仆一照面就要拿刀杀我呢?
“等等,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嘛!”
担心寒豹忽然出现伤着她,我扯着嗓子大声喊了起来:“付顽劣,你还快来救我!”
或许由于地上杂草太多,或许由于村姑太激动,她跑到一半居然碰地一声摔倒了。
我下意识地喊了句“小心”,换来的却是她更加愤怒的表情。
“我杀了你这个畜牲”,她挣扎爬起来冲到我面前,举起匕首刺向我的咽喉。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付顽劣这糟老头总算出现了。
他架开村姑的匕首,挑衅地望了我一眼,道:“你现在该知道是谁没脑子了吧?”
女人,乖乖讓我寵
極品校花愛上我 打個呼繼續睡
正要答话,见那村姑又攻了上来,赶忙道:“你小心点啊,这婆娘扎手的很哪!”
付顽劣也不答话,抡起短杖和村姑战成一团。
起初我看他们二人对打倒是颇有兴趣,不料时间一长,发现他们就跟唱戏似的,打了半天也没见到彩头,还战了个旗鼓相当。
“我说你们别打了,这纯粹是个误会,好不好?”
“你们打来打去一定累了吧,何不停下来歇一会,大家聊聊呢?”
“我说这位漂亮的姑娘,你真的弄错人了!我不是你见过的那个坏家伙,你停下手听我慢慢说好不好?”
“喂,付顽劣,你倒是抽空放我下来呀,这样吊着很难受的,要不你上来试试?”
他们二人都懒得搭理我,专心唱他们的大戏。
吊的时间一长,头部充血便有些昏眩,我正想尝试着弯腰向上抓住绳索,忽然一声暴喝响了起来,“住手!两个大男人欺辱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你们就不害臊吗?”
鐵血抗日
“晕死,居然来了个跟我一样好管闲事的”,心里这样想,我朝那说话之人看去,这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刚刚那两个小孩一左一右扶着说话的青年,而青年却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显然已经病了多时。
见这青年没有战斗力,心中稍安,我冲他挥挥手,嬉笑着回答:“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们虽是两个男人,但一个老的快要入土,一个却被吊在树上,你这欺辱二字不知从何而来?再者,她于这路旁设下埋伏抢掠路人,这样的婆娘能配上弱女子三个字么?”
青年一时语塞,又见村姑并无危险,便问身旁的小孩道:“大狗、二狗,你们又做这龌龊勾当了?跟你们说了无数次,你们怎么就是改不了呢?”
两个小孩难过地低下头,眨巴着眼睛便要哭出来。
青年也不安慰他们,蹒跚着走向缠斗在一起的付顽劣和村姑。
其实见到这生病的青年,加上两个小孩均一脸菜色,我便猜出了大概,对他们忽然起了同情之心,大声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如此不通情理,他们抢掠路人不还是都为了你么?”
两个小孩感激地朝我望过来,但青年却毫不动容。
他慢慢抬手,也不见如何动作,瞬间就抓住了村姑和付顽劣的手腕,同时道:“秀儿,好事没有利益也要去做,坏事就算有天大的原因那也是做不得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被唤作秀儿的村姑此时双目盈泪,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放手”,付顽劣抬起左手,中指扣在右臂动脉处,沉声道。
糟糕,他要用通灵术,那青年虽然功夫了得,但如此虚弱恐怕挡不住那股冲击力。
正想开口提醒他,却没想到他只是微微一笑,松开手冲付顽劣抱拳道:“老先生,我家秀儿不懂事冒犯了你,还望多多海涵。”
傾聽男人心 莫顏
付顽劣可没有我那么好说,眼睛圆瞪着,嘴唇快速颤动,显然开始念咒语了。
对那青年颇有好感,不忍见他伤在付顽劣的通灵术之下,我急忙大声道:“顽劣,你别这么小家子气好不好,大家斗个两败俱伤也没什么好处嘛。”
青年感激地冲我点点头,微微鞠躬道:“老先生,我在这替秀儿鞠躬道歉了,您老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们这些村野小民一般见识。”
见付顽劣的中指从右臂离开,我和那青年都松了一口气,我嬉哈道:“好了好了,大家尽释前嫌,交个朋友也不错哦!”
青年点头道:“所谓不打不相识,两位如果不嫌弃的话,可到鄙人陋室稍歇。”
付顽劣很奇怪,半句话都不说,径直走过来从我怀里取出短刀,便要替我挑开脚上的绳索。
“等等”,秀儿忽然走到青年身前,指着我,咬牙切齿地说,“他可以走,你不行!”
霸上搞怪小丫頭 辰ˇ落依
“秀儿,不许胡闹!”
青年说完咳嗽个不停,害得秀儿手足无措,只知道不停地替他轻拍背部。
他们肯定不是兄妹,倒象足了情人,我不由然想起樊城的香香,心里也是暖意浓浓。
付顽劣可没照顾我的情绪,跳起来一刀割断绳索,我便倒栽葱般掉在了地上。
揉着发酸的脖子,我一边诅咒付顽劣便秘三天,一边抓住机会对秀儿道:“姑娘,这位兄台好像害了重病,这个时候可千万别让他太激动,否则有什么闪失,那可就麻烦了。”
秀儿很是聪明,自然知道我的意思,当下也不提李四民的事情,也不再想立刻杀掉我,只是狠狠瞪了我一眼,扶着青年道:“李公子,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那药应该熬得也差不多了。”
李公子点点头,随着秀儿往里走,竟没有与我们道别。
怦然心動:BOSS寵愛成婚 蟬鳴
我一开始心中奇怪,他明明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为何会忽然失了这份礼数?转念一想我便明了啦,他定是不知我们的身份和来路,怕我们真个随他回家恐有不利。
付顽劣推了推呆着的我,气鼓鼓地道:“人家已经走远了,你还望个什么劲?没看出来他们有多般配吗?”
笑着一把揽着付顽劣的肩膀,我笑着说道:“人生能得如此女子,便是死也知足了。”
付顽劣哼了一声,却不说话。
出的树林,我和付顽劣牵着马儿走进村落,所见却尽是狼藉,杂物散落其间,破烂的门窗被风吹得不断摇晃,发出让人烦躁不安的“咿呀”声。
“看来我们是找不到东西吃了”,从一间还算不错的瓦房中出来,我耸了耸肩道,“这抓壮丁怎么跟日本鬼子似的,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妈的!”
付顽劣显得有些慌乱,并没留意我说什么,只是不停地打量四周,仿佛会有什么东西突然窜出来将他一口吃掉。
“喂,你怎么了?一早就叫嚷着肚子饿,怎么现在反而没动静了?”
付顽劣随口应道:“啊,是这样的,官府和土匪没什么区别,他们到过的村子没一个可以延续下来的。”
知道他心不在焉,我也懒得追问,便指了指瓦房道:“你先到里面歇着吧,我到处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点吃的。”
後宮甄嬛
“不,我跟着你”,付顽劣牵着马紧走两步到我身后,几乎是贴着我在走路。
心里好笑,这老头居然也会害怕,还害怕到这种地步。我打了个哈欠,一边往前走,一边道:“我说你干吗不把马儿收回去,原来是为了跑路的时候方便些。”
付顽劣愣了愣,晒笑道:“你想哪去了,我只是一时间忘记罢了。”
嘴上这样说,仍不见他收回马儿,我猛地抬手指着左边喝道:“啊,那是什么?”
仙桐紀 蝸寄
付顽劣浑身一颤,忽地一下闪到另一侧,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惶恐道:“哪,哪,是什么,你看清楚了么,是什么?”
不忍再吓他,我挠挠头,笑着回答:“哦,我看错了,原来只是个破了的簸箕。”
付顽劣落力吸了口气,紧张地说:“四浩,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再往前面还有别的村子,没准——”
“不可能,越靠近荥阳抓丁越严重”,见付顽劣神色奇怪,我关心地问道,“付顽劣,是不是你的同门追上来了,要是这样的话,你别担心,有我和寒豹在保管没人能动你一根汗毛!”
付顽劣摇摇头,拉着我往一处茅舍走去,道:“别说这些了,我们先到屋里躲躲再说,官兵又来了。”
我们刚刚在屋里藏下,外面便响起马蹄声和吆喝声,同时听到一把粗框的声音喊到:“那人受了重伤绝跑不远,一定还躲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把他给我找出来!”
应诺声此起彼伏,我估摸着起码也有五六十人,便扯了扯付顽劣的衣角低声问:“他们是不是来找你的?”
付顽劣摇摇头,欲言又止。
“喂,那就一定是来找刚才那青年的,我也看他不像普通村民。”
“嘘”,付顽劣把手中方在唇上,小声道,“我们这样躲着迟早要被搜出来,干脆你放寒豹出来,我们杀出去再说。”
“我倒是无所谓了,不过这样以来,你那些同门可就知道我们的位置了,杀了这么多官兵不用几天就传开了的,你不怕吗?”
付顽劣想了想,道:“那我们怎么办?”
“把你的马儿放出来,它速度那么快应该没问题的。”
慢慢探头从窗户口望了一眼,立刻又蹲下来,付顽劣摇摇头,道:“你想的倒挺美,可你知不知道外面那说话的人是谁?”
“哎呀,还有你害怕的家伙,我倒要看看他长什么模样”,说着假装欲起,付顽劣果然一把将我拽住,哑着嗓子说,“你不要命了,他可是我们通灵师的天敌啊。”
“什么意思”,挣开被他抓着的袖子,我满不在乎地问。
“他是天下有名的神箭手,听说一里之外都能射中你的眼珠子,你不要命了我还不想死呢。”
一里之外,开什么玩笑,那不跟狙击手一样了?
当下自以为付顽劣夸张其词,没放在心上,这时外面再起波澜。
只听几个官兵呼喝着跑过来,同时大声说:“徐大人,我们抓到两个老家伙,他们知道那小子的下落。”
“好,带他们过来见我!”
外面马儿不停兜圈的紧张感让我打了个寒颤,拽着付顽劣藏到正对着门口的木床下,道:“喂,看来那小子要倒霉了,我们是不是——”
“想都别想,你怎么这么喜欢当滥好人啊,跟你在一起待着我恐怕有九条命都不够。”
心中好笑,我身上穿着避弹衣,又有戒指减弱大半攻击力的优势,我就不相信加上一头寒豹还搞不定那徐世绩。
过了片刻,外面的官兵显然已经得知了要找之人的下落,喊叫着呼啸离开。
“喂,你要是不去的话就在这等我,我去看看”,说完也不理付顽劣的反应,我将寒豹放了出来,扭身挎上去道,“你别到处乱跑哦!”
见付顽劣咬牙切齿的表情,我笑道:“要上来就赶紧,待会失了他们的踪影那可就不好玩了。”
从后面搂住我的腰,付顽劣道:“你不是说他们去找那病秧子了吗,那样的话我们不用这么急。”
“你知道他们住在哪?”
见付顽劣点头,我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付顽劣抬头望了望天,伸手指了指。只见在我们正上方一只苍蝇不断盘旋着,难怪每次付顽劣都能提前知道官兵的到来。
“好东西啊,我也想要一只”,心想要有这么一只东东,打起仗来那可是得心应手,根本不需要担心伏兵。
“想要的话自己弄一只好了。”
“可是我不会呀,你教教我好不好?”
“不好,反正我们马上就要死了,你学了也白学!”
我负气似地猛一拍寒豹脖子,只听付顽劣尖叫一声,我们两倏地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