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0ca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龍魔傳 ptt-第八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鑒賞-ptxug

龍魔傳
小說推薦龍魔傳
茉莉一行人缓缓往异界的北方行去,在天色已晚的时候,便投宿到了一家客栈,以异界的话,叫做小旅馆,其实都是一个意思,不过多少是有点差异的,首先是建筑样式的不同,异界人族大多喜好高高尖尖的屋顶,似乎是为了更接近天空,旅馆却修的圆圆的浑然不同的模样,而东土的客栈小一点的那就是门面大一点的民居罢了,如果是豪华的客栈,像清雅食府,那就不拘一格了,不管是东土还是异界。江湖传闻曾有将方便之处,也就是厕所当饭馆卖点的,这个,这个……,谁去谁知道了。
酒馆内放着数张小桌,上面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食客。
几人就围着一张小桌子,点了几样简单的食物,吃了起来。
“刚才我们经过的城镇,是属于多特公国的飘叶城。”康斯坦丁微笑着说,得知那两个年轻人是来自异界(东土)的人,惊叹不已,也羡慕非常,因为他也知道界人那里可只是认白花花的银子的,像他这样的苦修之士,到哪里去筹那么一大笔银子?
“上人,”茉莉已经习惯了东土的称谓,看见修为变态的一律“上人”呼之,“为什么刚才经过的城镇,好像很凋敝的样子?人烟稀少,而且多是老弱病残?”
陰陽行
守護甜心之光明鉆石
“罪孽啊,”康斯坦丁摇了摇头,似乎很是苦闷。
黑猫接口道:“还不是打仗打的,之前是春神侵略异界,又是人族宗教之间的互相倾扎,再就是多特公国和蒙特卡罗帝国的边境战事,要不是人族战事这么频繁,我怎么会来这里捞好处?”显然意识到自己说露了嘴,黑猫赶紧顿住。
忽然纸鸟变的无名牌鹦鹉,大声地叫嚷起来,茉莉爱怜地摸摸那小脑袋,不解他叫的什么,过了半天之后,才听明白,原来是在“萝莉!”“萝莉!”地叫,当即被弄的哭笑不得,这人色性已经入骨,哦,不对,入灵魂了么,都变一只鸟了,还是这么好色。
“当初我们几个受到了主的感召,”康斯坦丁落寞地絮叨,“方才组织了极天圣教,本想渡化世人,为世间求福音,可现在的圣教徒众,行事一个比一个乖张,一个比一个狠毒,早就完全背离原来的主旨,为何人类如此热衷于亵渎原本美好的事务,为何人类就是不愿永享安详,康宁?”
“我知道,”黑猫一本正经地说道。
“在下洗耳恭听,”康斯坦丁显然是个朝问道夕死可矣的主。
“因为人性本贱,嘎嘎!”黑猫大笑道。
忽然茉莉拿起吃东西的叉子,猛力地敲着桌子,“我说那个刺客,这里的‘人’全部都看得到你,你可不可以不要站在桌子上,一边跳舞,一边做鬼脸啊?!”
周围的数人都被这里的声响吸引了过来,纷纷朝这里张望,那刺客化作的透明身影,悻悻地跳了下来,然后慢慢走到小旅馆外,随便找了个稍微隐蔽点的地方,缓缓地现出身形,再往旅馆走去,似乎刚看到茉莉他们,很高兴般,挥了挥手,兴奋道:“原来你们也在这里,真是凑巧啊。”说完就不管别人的反应,大大咧咧地坐下,大吃大喝了起来。
茉莉目瞪口呆地看着胡塞猛嚼的刺客,心里反复地只有一个想法,人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康斯坦丁低头喝闷酒,只是脸上偶尔抽动的肌肉会暴露他内心中真实的想法,看来他还不是合格的苦修士。
至于黑猫,简单地两个字,“Y荡!”便继续对付他的烤鳕鱼去了。
无名牌鹦鹉嘴里大嚷着不知道哪里学过来的鹰语,“够应当,够应当!”
在不远处的一桌,四个佣兵正在悄悄的交谈。
“大哥,”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低声道,“那只黑猫刚才好像在说话!”
“看到了,”壮汉点了点头,“这可是个稀罕物事,平时到黑森林深处要死要活才能抓个把两个地人妖兽,这次想不到会自己送上门来一个,天上掉馅饼了。”
两个身着法师袍子闻言一起猥琐地笑了起来。
是夜,几人一起住宿于这家小旅馆,虽然很小,但却打点得很是干净,然而茉莉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看着鹦鹉站在面向窗户的小桌子上,表情茫然无措,起身慢慢走过去,小心地捧着鹦鹉,轻轻地搂在怀里,那鹦鹉用头轻轻地蹭着茉莉的脸颊。
当下,茉莉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你流泪了。”鹦鹉轻轻地啄去茉莉脸颊上淌下的泪水,“你为什么要哭呢,萝莉?”
“因为我深爱着你啊”茉莉温柔道。
“我也爱你,萝莉”
茉莉闻言笑了笑,就将鹦鹉放到枕边,不一会儿便沉沉地睡去。
看着熟睡的,鹦鹉梳理了下羽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奇怪,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可是看着眼前这个萝莉,好像又很熟悉的样子。”
棄婦翻身
百思不得其解,还是作罢,就这样蜷在茉莉身边,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一早,在小旅馆吃过晚饭,两人一猫一透明人,便又继续赶路了。
黑猫对那透明身影,偷偷摸摸地跟在自己身后的透明身影很是不爽,“我说,只是赶路而已,你没必要这样吧,哦,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请叫我史上最强悍刺客——透明尼克。”
“嘎嘎。”黑猫怪笑道,这猫的笑声和他的呼噜声一样的诡异,骇人,“强悍不强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惹得我不爽了,我会让你成为伟大的黑龙,神圣的晚餐,上主仁慈。”
黑猫说着还像模像样,做了个祈祷的姿势。
被黑猫趴在肩膀上的康斯坦丁,对黑猫盗版他的话,显然很是无奈,摇了摇头,看着茉莉和无名牌小鹦鹉玩着甜蜜蜜,不禁会心一笑,似有所思。
察觉到苦修士的异状,黑猫坏笑道,“康斯坦丁大人,苦修士思春可是很不好的行为。”
“你懂什么,我这是在深入思考人性的本源,我有那么肤浅么?你个烧炭猫。”康斯坦丁一脸神圣。
“对对对,”透明刺客在后面一阵猛点头,“我也会经常考察人体的构造。”
“切!”黑猫一脸不屑,“你们人族都是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家伙,哪像我们龙族,多么直白,喜欢哪头小母龙,就直接上去表白,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硬的不行再死缠烂打,总有得逞的那么一天。”
透明刺客尼克一脸地疑惑,“可是没听说过赫赫有名的黑龙梅劳斯大人你,有什么伴侣啊?”
黑猫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向一头小母黑龙,求了十几次的爱,结果每次都被揍得半死,“那是因为我根本还在幼年期,没有这方面的需要,哎,多少小母龙向我投怀送抱,都被我无情地拒绝了,魅力大真是伤脑筋。”
一个人族如何去辨别一条黑龙是否处于青春期还是幼年期?答案是,直到被吞下肚子,也无法辨别。
“那只猫留下,你们可以走了!”从前面的大树后,慢慢地转出了小旅馆的那四个人。
一全副武装的壮汉,一手拿匕首的瘦猴子,还有两个身着法师袍的满脸奸笑的魔法师。
异界的分工真是明确啊,从打扮上一下就能分辨出职业,就差标上,人名,性别,家庭住址了。
“几位大人,”茉莉乖巧地说道,“这猫是我祖母留给我的遗产,可否让我们付点钱,放我们走好不好?”自己可不想看黑龙玩大吃活人,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还是赶紧走得越远越好,因为黑猫已经开始轻抚自己的肚子了。
“当时光线暗,倒也没发现,小姑娘还挺标致的,要不,你和猫一起留下吧,伺候大爷们舒服了,大爷有赏。”健壮汉子满不在乎道。
四人一起张狂地大笑起来。
護花司機
忽然远处传来悠扬的乐声,一个清亮的嗓音也随着响起
“轻风吹过绿野,白云飘在天际,那绝美的双瞳,注视着大地,荒芜沙漠里,长出了参天的大树,干裂的泥土里,响起了动听的泉音,那是神迹!
丰饶之神来到了,她来到了,从此我们再也,没有困苦,从此我们再也,不愁吃穿,我们称颂着她的神迹!”
一場錯愛到白頭
乐声和朗诵的声音,传到茉莉他们耳朵里,不过是觉得动听罢了,不过那四个抢劫的伙计却没有心思分辨动听不动听了,因为他们似乎是中了什么术法般,兀自在那里满是痴迷的神情,正翩翩起舞,尤其是那壮汉,竟然翘起了销魂的兰花指。
四人便跳着舞,边往远处去了,黑猫也没有去阻拦的意思,在那里无聊地舔着自己的爪子。
“好一首春之女神颂,”康斯坦丁叹息道,然后就默不作声了。
一个身着白衣白裤的俊朗男子,弹着竖琴,走了过来。
黑猫不屑道:“歌诗尼,我不过是跑过来,趁着浑水摸点鱼罢了,有必要出动两个神级么?”
“谁叫你这么利害呢,”白衣男子笑道,“近似于神级的黑暗术法修为,中级神的肉身,就是我们这些忝为神级的家伙,也不敢言必胜呢。”
“嘿嘿,”黑猫坏笑道,“你当着一个极天圣教苦修士的面,大唱春之女神的赞歌,似乎很是不恰当。”
康斯坦丁对歌诗尼微微颔首。
極品殺手 桂林
“你个黑蜥蜴,”歌诗尼点了点头,然后笑道,“想不到你还会挑拨离间,我作为吟游诗人,赞颂神的歌曲可都是会唱的,极天圣教的圣歌我自然也很是拿手。”
黑猫低声喃喃道:“好你个骑墙的。”这家伙该不是东讨好一个神,西讨好一个神,然后自己就成神了吧?
茉莉忽然回过神来,问道:“请问,这位上人,你去过东土吗?”
“自然是去过的,”歌诗尼点点头,“去打了个莫名奇妙的仗,战争起因不知道,先是帮一边杀另一边的将官,接着又帮另一边从一边那里救人,我都把自己搞糊涂了。”
“原来催眠匈古大军的那位上人是你!”茉莉欣喜道,“在这里谢过上人了。”
“惭愧,惭愧” 歌诗尼显然不是脸皮厚之人,“事情本是因我们而起,只不过是略作补偿罢了。”当初自己看到那些蛮族士兵想吃人,可当场就爆发了,早知道这样,是绝对不会看在天后的面子上,去助什么阵的。
歌诗尼忽然间面色古怪,似乎想了很久,忍不住说道:“这位透明刺客朋友,你拿脚在我的两腿之间,比划这么久了,累了吗?”
茉莉尴尬地笑了笑,将那捣鬼的刺客一把扯到一边,问道:“上人,你知道优素福先生在哪里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歌诗尼略带歉意道,“当初我们三个是先行离开东土世界的,那门票可真是贵,不过后来听说春之女神,在与东土的大神,作战中受了重伤,所以回到了精灵界疗养,而春之女神教教皇优素福也赶回来护持了,至于东土那边,听说是和平了,并且允许春之女神教堂而皇之地传教,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茉莉暗笑,东土现在有佛门,道派,萨满教,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别说来一个春之女神教,就是再多几个,也完全没有关系,想起优的事情,继续忧心忡忡道,“上人,你可有什么线索?”
“线索么,暂时没有,精灵界大陆都传闻,说春之女神已经在与东土世界大神的作战中陨落了,应该是谣言,但受了伤是肯定的,也许是躲到哪个角落去疗伤去了吧。”
“那就难办了。”茉莉为难道。
“怕什么!”黑猫叫道,“只要不是去了圣都那鬼地方,以他们两个的修为,没人能把他们怎么样的。”
“圣都?”茉莉奇怪地问,“圣都有那么恐怖吗?”
“不恐怖的话,这只黑猫看到那只有天人级修为的亚路利哈,能怕成那样?”久未说话的刺客晒道。
黑猫跳了起来,“跟你说了,我那时候肚子不舒服,你怎么就不听呢?”
“啊,老大我错了,啊!对对对,老大你肚子不舒服,肚子不舒服啊。”
众人对猥琐刺客的惨叫显然不以为意,这家伙活该的。
“其实,”沉默的康斯坦丁突然开口,“圣都倒并不是多恐怖,只是我们这里的所有人,到了那里,恐怕都得上火刑架。”
是了,一个叛徒,一个邪恶的黑龙,两个无信仰的,一个骑墙的,在卫道士的眼里,恐怕绝不适合生存于这个世上的。
晚秋的风已经有些凉了,只是众人的心里更是冰冷,一个动不动就把人往火上一放,做****大餐的地方,可以说不恐怖吗。
路上的行人依然是那样的稀少,见黑龙并没有为恶,人族的一大神级,吟游诗人歌诗尼便告辞而去。
在继续往前的路上,已经渐渐靠近多特帝国的边境了,如今精灵界的人族们,战争频繁,边境自然是早早就封锁了的,三天一小仗,五天一大仗,乒乒乓乓地打了个不停,不过精灵界的战争方式注定了,他永远没有东土的战争那样速战速决。
先是把队排排好,阵型整理好,然后试图集中全部的力量,一举冲开对方的防御,可惜对方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如同两个人,都盯着对方,努力积蓄自己全部的力量,如果参谋将军沈步在这里,一定会叹息多少战机的失去,在蓄满力量之后,打得好好的算盘往往就失去了意义,最常见的结果就是难分彼此,于是自然而然地就拼起了消耗,今天我夺你几座城,明天你给我还回来,成为在平原上无险可守的战争的最多的结局。
于是这样的国与国的边防,便成为了缓慢而有效地开动着的人肉绞肉机,慢慢吞噬着生命。
茉莉曾经问道,一个是多特公国,一个是蒙地卡罗帝国,何以两者能战得一个平分秋色的格局,论国力,公国自然不是帝国的对手。
康斯坦丁回答道,那是因为多特公国依山傍海,就在平原之处有蒙地卡罗这么一个邻国,而蒙地卡罗,虽然疆域很大,北面也有战线,要分兵防守,所以无法兼顾了。
那是一个异常精致的房间,整个房间并没有多少光亮,却一点都没有昏暗的感觉,因为正有数只发着明亮的光的萤火虫,在慢悠悠地飞着,房间里到处都饰以美丽的花纹,而窗外,满是盛开着鲜艳花朵的绿藤。
上面有很多小小的半透明的光人在忙碌着,似乎在采集花粉。
而在一个漂亮的镂空雕花大木床上,一个身披绿纱衣的美丽女子就那样侧卧在床上,均匀地呼吸着,发出细微的鼾声,似乎一直在沉眠。
忽然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慢慢地睁了开来,不一会儿又轻轻地闭上。
那女子悠悠地叹息了一声,一滴泪水就这样从睫毛上滚了下来。
我的爱人,虽然早知道你已经进入轮回,可我为何是如此的不愿意相信,当初还以为在异界有了我的信徒,谁想到是承载了你记忆的传人,想必是优素福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了吧,如今,你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却知道,那并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