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lra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災厄收容所討論-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災厄典獄長讀書-1xuug

災厄收容所
小說推薦災厄收容所
澳袋大区的整片土地,都燃起了黑色的火焰,锁链从火焰之中伸出,像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黑色丛林。
逆流2000 聞聽雨下淞
所有的锁链,都在向温文的方向弯曲,这是在向温文朝拜。
末日大佬速成指南 北火
一阵清风吹过,温文身上的黑色火焰散去,身上的衣物消失无踪,原本的短发变得长发及腰,凌乱的披在肩头。
霸隋
温文茫然的看了一下,发现了自己现在的情况,于是一挥手就有一道黑色能量将自己遮挡起来。
“嗯……我没想过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能等我穿个衣服吗?”
大贤者看着此时的温文,摸了摸下巴:
“这是……晋级仪式!”
“我从未见过影响范围这么大的晋级仪式,而且你竟然才迈入灾变级的层次?”
“不过你现在晋级又有什么意义呢,即便你迈入灾变级,你的实力也没到灵界神的层次,在我面前也只是蝼蚁罢了。”
大贤者失望的摇摇头:“本来我以为,能在你的身上找些乐子,结果你也只有这种水平罢了。”
他那恐怖的章鱼足蠕动了一下,身影就瞬间消失,出现在温文身前一拳打向温文。
真面对大贤者之后,温文才发现他的动作不只是快而已,而且无法进行捕捉,所以根本无法反应。
不过温文没有进行躲避,因为他知道会有人帮他挡住这一拳。
一道黑白两色的屏障出现在温文身前,白墨欣然的看着温文,露出满意的神色。
温文对白墨说道:“你拖住他一会儿,我要穿衣服。”
白墨揉揉拳头,不怀好意的看着大贤者,身上黑白二色的能量缓缓流动。
總裁難纏,老婆從了吧 沁雨竹
“这次是几几开?”温文忽然问道。
白墨微微一笑:“还是二八开,不过这次我是八。”
说完之后,大贤者就和白墨扭打在了一起。
和之前暴打断罪者们不同,这次和白墨的战斗,感受到憋屈的是大贤者。
现在白墨的力量速度能量等级其实还是没有大贤者高的,不过白墨的境界要比大贤者高的多,他可以更好的运用自己的力量。
大贤者有些后悔没有下狠手杀掉那些断罪者了,要不是那些家伙打断了他吸取大地生命力的仪式,他的实力会比现在更强,那样就不至于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压制。
而温文没有关注这边的战斗,他在穿衣服。
原本的灾变狱监袍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新的衣服。
这是一套宽松且简洁的黑色衣服,卫衣、长裤、鞋袜、以及一副手套。
大夢西遊 輪瞳
是的,还没有内裤。
衣服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装饰ꓹ 但是却异常的沉重,穿上这件衣服就好像是把收容所穿在身上一样。
温文试了一下ꓹ 他的灾厄手套,收容员徽章,仓库管理员胸牌等物品ꓹ 全都召唤不出来了。
不过这些东西的能力,温文依旧可以使用ꓹ 并且要比之前更强大。
豪門老公寵妻如命
那些能力不再是温文物品的能力,而是变成了温文本身的能力ꓹ 也不需要响指之类的特定动作。
换好衣服之后温文感到神清气爽ꓹ 他的状态从没有像现在这般良好过。
此时他在收容所内的职位是——灾厄典狱长!
晉江男穿到起點裏的那點事 massive
而且他可以任命一名三名灾变狱监,九名灾难狱督,二十七名灾害狱司,每一个都可以在收容所内获得和之前温文相仿的权限。
这些是收容所之前的职位,如果温文不满意,他还可以随时做出修改,因为他已经是收容所真正的主人。
收容所在他手里ꓹ 就像是尤里安努一样的工具,他可以对收容所进行完全操控。
收容所的权限ꓹ 唯有一项他不敢随便进行操作ꓹ 那就是收容所第五层的牢门他不敢打开ꓹ 一旦将其打开里面的东西就会出来。
见他穿好衣服ꓹ 白墨一下将大贤者打飞,然后飞回到了温文的身边。
“感觉怎么样?”
“非常好ꓹ 而且我觉得还能更好。”温文对白墨耸肩道。
白墨点点头ꓹ 然后对温文说:“之前我让你十分钟之内做出决定ꓹ 现在我再给一个选择。”
“第一个就是由我来打败大贤者,但虽然我有绝对的优势ꓹ 但是面对大贤者还是有失败的可能,而且我就算打败了他也没法将他杀死,最多将他封印。”
温文明白白墨的意思,所以直接问道:“第二个选择是什么?”
“他应该和你说了,你必须要面对的一个挑战,就是第五层的那个东西。”
煉蠱 一號玩家
“当初就是为了封印那个东西,收容所才衰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那个东西的强大不是这玩意能比的。”白墨指着大贤者轻蔑的说道。
“你只要在第五层开一个门缝,那东西的力量就会附着到你的身上,我可以帮你维持意志的清醒,但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在这十分钟的时间里,你可以用那东西的力量,彻底的杀死大贤者。”
“最重要的是,你可以提前体会那东西的力量,然后在合适的时候进入那里完成你最后的任务。”
温文深深地看了白墨一眼:“我怎么知道,一个门缝不会让那东西出来,又怎么知道你的能力足够维持十分钟。”
白墨对温文笑了一声:“选择更稳妥的计划,会留下一个后患,而且以后你无法提前知道对手的实力。”
“选择冒险的计划,可能会一无所有,但你能对这家伙斩草除根,而且能为最终一战做准备。”
遨遊電影
“这要你自己做出选择,不过我希望你相信我。”
温文忽然想起,当初他让白墨帮忙的时候,白墨提出了一个条件。
“我的条件就是,如果有一天你陷入两难的境地,请你相信我一次,我不会骗你得。”
回忆着那句话,温文嘴角翘起:“那就按你的计划试一试吧,我终归是要面对那家伙的。”
被白墨打飞之后,大贤者再度陷入了愤怒之中,破坏欲望填满了他的胸膛,他的体型又暴涨了一些,实力倒是没有增强,但是身上的污染却变强了。
他要把那个背着光环的家伙彻底撕碎,把所有阻止他的人,都变成他的养料。
然而当他看向温文那边的时候,却忽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