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98xr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睢關-301 走錯方向了?分享-th1j1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宗舒当初把秦大力留在这里,让他当任丘基地的负责人,与牛皋算是平起平坐了。
他交给秦大力的任务之一,就是在濮州村开始挖地道,向曹家庄的方向延伸,能连到一起更好。
当然,濮州村和曹家庄相距甚远,没有个三年五载,挖不成。
只要有足够的人力和财力,赶在靖康之变前,金人大举攻宋时,应该能够连成一片。
没想到秦大力说,濮州村居然挖不成地道!
一直陪着参观的曹一手说,他也去了濮州村,挖了好几处,最后都流出了石油。
無上劍魔 揚眉
原来如此!
地道挖不成,筑城又不敢。
如果在这里筑城,那就等于是告诉大家,这里有宝贝。
“少爷请放心,这地方除了我们,没人敢去。”
曹一手说,现在濮州村的味道比过去更大了。
曹家庄就四处传播消息,说是濮州村风水不好,原来有个土地庙,后来不翼而飞。
原因是,这里的地下有鬼,连土地爷都待不下去了,搬到了其他地方。
都市超神狼兵
凡是进来的牲畜都死了。
所以官府派人在这里守着,不让人接近,并且派出车队将这里的污水秽气拉到黄河里倒掉,让其流入大海。
这样,也行?有人信?
宗舒刚提出疑问,曹一手就笑了,流民们轮流在濮州村看守,这地方就没有过来外人。
这个时代,人们还是太迷信了。
也只有用迷信的办法,才能糊弄住百姓以及更加迷信的草原民族。
其实,如果不是宗舒带着秦大力找到石油并拉到雄州城下,烧死了不少辽人骑兵,大家根本不知道这难闻的东西还有这种功效。
若非如此,恐怕秦大力和曹家庄的人也和其他人一样,对濮州村远而避之。
……
在曹家庄休息一夜之后,大家继续向北赶路。
在确定路线时,宗舒对李少言提出了一个要求:最短的时间到达会宁府。
李少言再次看了一下图:“想要最快到达,就得走最官道、大路,免不了会遇到金人,危险性极大。”
蠱屍
此地离会宁府还有两千里,如果抄小路的话,会耽误很多时间。
既然是官道和大道,那就是千百年来人们选择的最好走、用时最短的路。
在这条路的许多节点,不是有大的部落集群,就是有大的城镇要塞。
如果不抓紧时间到达,缨络也许就受不了那罪,加上金人残暴,说不定会将其折磨致死。
宗舒忽然想起来历史上的一件事,赵佶的女儿,茂德帝姬,靖康之变后被掳到北地,她是死得最耻辱、最悲惨的一个。
金人大将将茂德帝姬转了几手,让其“谷道破裂而死”。
谷道,就是指后面。
可能那个时代的金人男子,就有这种癖好,简直跟畜生一样!
戒指傳奇
缨络为什么会在新婚之夜杀死完颜绳果?
缨络和完颜绳果过去根本没有任何交集,更谈不了有什么仇恨。
她不可能千里迢迢地去和亲,而后在大婚之夜将其杀掉。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完颜绳果冒犯了缨络!
完颜绳果既然敢对缨络如此,那么其他金人呢?少不了贪恋缨络的美色而乱来!
所以,务必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缨络身边,否则,缨络真的危险了!
“那就走大道,大大方方地去!碰上金人,碰上金人怕个鸟!”
“遇到金人更好!试一试我大宋勇士的含金量!佛来斩佛,魔来斩魔!”
除了吴非和吴直,其他人都是跟着宗舒与辽人干过架的!
从大名府到曹家庄,从曹家庄到雄州城下,在宗舒的带领之下,除了秦大力的屁股上中了一箭、受点小伤之外,其他人基本是毫发无伤。
别人一说起草原民族的骑兵,一个个噤若寒蝉。
我為修羅你為王 琉璃月華
而这三十二名“大宋勇士”则不同,那次救出种师道、活捉耶律不才的行动,轻松加愉快!
金人有什么可怕的?
牛皋心想,就连缨络这样一个女子,就敢杀掉金国小王子,他们三十多人的队伍,难道连缨络都不如?
吴非看到大家的情绪高涨,对未知的前路没有丝毫畏惧之色,不由得心潮澎湃起来。
从曹家庄出发时,宗舒又多带了一个人:曹一手。
曹一手是个铁匠,可能整体的身体素质不如牛皋,但就上半身而言,无人可比。
因常年抡大锤,曹一手的上半身特别是手臂,十分强壮。
影子戰士 余之言
宗舒让大家从铁匠铺里挑了一些趁手的兵器,曹一手则是拿了一对开山斧。
大家挑好兵器后准备往马车里藏,宗舒道:“武器都给我拿上!这些不必隐藏!”
拿着武器不隐藏?这不是要被金人发现吗?
恐怕还没有到金人会宁府,就被金人给包围了。
这样,还怎么救缨络?
如果不隐藏的话,何不带上那两千名在密县训练了两个月的流民?
六福晉:庶出 醜公子
三十多人的小股部队,不容易暴露,这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金人的老窝。
这样大张旗鼓、大摇大摆地拿着武器,是不是太嚣张了点?
这简直是不把金人放在眼里。
本来是去捅金人的屁股眼呢,这么招摇,先捅到马蜂窝!
和其他人的想法不同,吴非总认为宗舒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吴非开动脑筋思考起来,不一会儿,拍手叫起好来。
宗舒这样做,实在是高!
行商之人,特别是跨国行商之人,生意都做得大,也是有钱的人,怎么会没有保镖,怎么会没有武器?
如果没有保镖或武器,货品恐怕早就被土匪、山贼或流民给抢走了!
更何况现在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没有武装,怎么可能做成生意?
既然是从大宋出发的商队,沿途要经过多个部落、多个民族,要与不同的地方打交道。
吴非自己扮演的是女真族裔的跨国商人,手下还有这么多汉人,没有武装在手,谁信?
如果商队静悄悄的,什么武器都没有,这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和怀疑。
当吴非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时,李少言、曹宗申和牛皋等人都恍然大悟。
原来,宗师就是宗师,考虑问题就是全面,就是细致,就是与众不同!
自己为什么想不到呢?
三十几人对吴非刮目相看,难怪宗舒要把他带上,此人,看问题很有眼光!
宗舒却愣了,我,何时这样想过?
重生霸寵:攝政王爺太兇猛
我想的,只不过是让小毛贼看到后自动避让,万一看到大队金人,还是要隐藏起来。
让吴非这么一分析,宗舒就受到了启发:对啊,吴非,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
这个整天“呜呼哀哉”的酸书生,没料到还这么喜欢思考,当个狗头军师,够格了。
就这么办了,老子就是要明目张胆、明火执仗,杀向金国、救回缨络!
走着走着,吴非却迷惑了,不是说好的往东北方向进发吗?
这怎么是往西边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