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j7s精品言情小說 神話光族笔趣-第十八章 光族戰士分享-fhxnw

神話光族
小說推薦神話光族
荆轮一行四人回到圆阳城,向族长交代的任务。
荆轮:“族长!我已经进入魔谷,见到了父亲。”
族长:“你们的父子关系了断了吗?”
荆轮面有难色:“没有。”
族长大笑:“呵呵呵,好,是个重亲情的人,你已经完成你的任务了。我会向光族所有的战士宣布,你将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啸月欣慰一笑:“欢迎加入!”
荆轮如释负重:“我是要加入军队吗?”
族长:“是的,以后你将忠于自己的民族,永远守护她,不惜用自己的生命。”
荆轮兴奋笑道:“我成了光族战士!”
族长:“先不要高兴太早,我承认了你不等于整个光族人民承认了你,你得做出一番事业,让他们服心钦佩。”
“我愿意为光族做任何事!”
族长:“你们进了魔谷收获了些什么?”
荆轮:“我的父亲被灵昙控制了,他所做的都是出于灵昙的意志,而且弃诺告诉我,灵昙是五百年前的邪神,他挑战太阳之神失败,他不甘失败,欲建立自己的黑暗世界与太阳之神对立。”
弃诺:“父亲,这都是荆轮复活之前一游魂的身份在梦里跟我说的。”
族长:“难道黑袍魔后面还有一个灵昙。”
黑鞘:“他们说的是真的,五百年前,灵昙用重金买通我的师父,刺杀荆轮的父母,当时我也在场。灵昙这个人是存在的,只是不知他身在何方。荆轮,你还能记起灵昙是什么样的人吗?”
荆轮:“以前所有的记忆,我都想不起来了,要不是弃诺告诉我一些零星的记忆,恐怕现在我连谁是我的父亲都不知道。”
弃诺:“荆轮在梦里对我说过,灵昙是五百年前的邪神,他精通占星术,巫术和邪术。”
族长:“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弃诺:“我……我当时只担心找荆轮的躯体,忘了告诉你了。”
族长:“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摸清敌人的底细,他们的兵力,还有灵昙的藏身之处,以及他要怎样对付我们光族。”
荆轮:“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
族长:“好,不愧为光族的战士。就让我的儿子啸月和曾经为弃诺护行的黑鞘陪同你前往吧。你们南下进入兽面人统治的古木森林,找到住在森林里的圣巫,他的魔力水晶球可以告诉你任何你想知道的。”
篝火旁,人们歌声不息。明天,荆轮,啸月,黑鞘为完成他们的使命而离开圆阳城。今晚的篝火宴会便是为了送别他们。
荆轮,啸月,黑鞘陪族长围坐于篝火旁。
“你们可能要很久才会回来。”族长道。三个将离开家乡的光族战士听了族长的话,心里涌动着无限的惆怅。族长继续说道:“我恐怕等不到你们回来了。”
荆轮道:“为什么?”
“我老了,人老了就很容易地死去。”族长哀伤地道。
“我们会很快完成任务的。”
“现在我最怕的就是灵昙突然来攻城。我们的军队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训练。战士的装甲没有完备。如果灵昙突然来攻我们会吃大亏。”
巾幗紅顏:穿越之我是穆桂英
荆轮:“我们必须有所防备。”
“荆轮,如果我要你杀你的父亲,你会接受这个任务吗?”
醜妃無敵
“族长,如果他是阴谋的酿造者,我将不顾父子之情,我会杀死他。”
族长心里默叹一阵,道:“荆轮,我替你祈祷,你会救出你的父亲的。”
啸月:“我也会为你祈祷的。”
黑鞘:“我也会为你分担仇恨。”
荆轮望着两位伙伴,心里感到他们的关切和温暖。
弃诺走过来,坐在父亲的身旁:“父亲,我也要跟荆轮去古木森林。”她眨着她那双天真的大眼睛,像是在求父亲的允许。
族长呵呵地笑道:“好,只要你想去,父亲绝对不会拦你了。”往常父亲总是反对弃诺做任何有危险的事。现在一下子就答应了弃诺,让弃诺感到意外的惊喜。
可是她的哥哥啸月不高兴了:“你去干吗,给我们舔乱啊?”
弃诺很任性:“我就要去!这又不是什么危险的任务。”
啸月瞪着妹妹,无话的摇摇头。两兄妹从小经常打打闹闹,性格相悖,但是他们有很深厚的兄妹之情。
篝火晚会一直持续到半夜,人们才依依散去。
荆轮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明天就要出发去古木森林了,他感到沉重和激动。因为无法入眠,他起身向篝火燃烧的地方走去。
夜已经很静了,只听见蛐蛐在鸣叫。
篝火在静静的燃烧,人们已经散去,留下一地狼籍。俄而,一股清丽的琴音传来。篝火旁,一位清丽动人的女子,在独自抚弄她的爱琴。她深夜抚琴,似乎在静静品位一个人的孤独。
荆轮走到女子身旁坐下,聆听她的乐音。女子便是弃诺。
弃诺弹罢,对荆轮说道:“好听吗?”
荆轮轻声道:“好听。”
弃诺好像很哀伤的样子。
荆轮注意到弃诺脸上的泪痕:“你流泪了。”
弃诺道:“我没事。”眼前的篝火依旧在静静的燃烧。
荆轮道:“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会好受一些的。”
弃诺:“没有。”但是她的神情依然很哀伤。
一直以来,弃诺没有告诉荆轮,他曾经在她梦里说过的话:如果我复活了,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去爱你,要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弃诺忧伤的道:“我很爱一个人,他曾经给我一个承诺,他说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来爱我,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是现在他忘记了他的承诺,我该怎么办?”
荆轮拉住弃诺的手,道:“忘了他吧,他是个负心的人。”
弃诺已经泪眼莹莹:“我想靠你的肩膀。”
荆**方地道:“好。”
泪,湿透了荆轮宽大结实的肩膀。
找個好人嫁了吧
“如果他想起了他的承诺,他会实现承诺吗?”
“我想他会的。”
“对不起,我打搅你们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弃诺离开荆轮的肩膀,往后一看,是黑鞘和哥哥啸月。
“哥哥。”弃诺叫道,“你们怎么还没睡啊?”
“是啊,我们也睡不着。”啸月道。
荆轮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两张清秀帅气的脸,啸月和黑鞘,他们一缕缕垂发在静静的火光中轻轻撩动。两人卸下肩上的剑,坐在篝火旁。
至尊黃金眼 奪命狂徒本尊
“荆轮,你看上去很忧伤。”啸月道。
“我为自己失去前世的记忆而烦闷,我不知道以前的自己。”荆轮望着篝火,忧伤地道。
黑鞘轻声一笑:“荆轮,其实没有记忆的人才是最快乐的。他们不会为了往事的不快而忧伤。”
妙手狂醫
荆轮:“是吗,可是一个人越是没有记忆,就越想找回记忆。”
啸月笑道:“那简单,等我们到了古木森林,找到了圣巫,让她的魔力水晶球告诉你艨菁的下落。”
荆轮不解:“艨菁是谁,他能帮我找回记忆吗?”
弃诺抢先说道:“当然,她是司梦神,所有人的梦是她制造的,而梦又来自人的记忆,因此她可以帮你找回你的一些零星记忆。”
荆轮:“零星的记忆,呵呵,总比没有记忆好。”
弃诺扯开话题:“你们说,圣巫长什么样啊?是不是拄着魔杖,拱着腰的老巫婆啊?”
黑鞘道:“圣巫是拄着魔杖的,她住在古木森林的深处,两百年不洗脸,三百年不刷锅,四百年不梳头,她的牙齿差不多掉光了,眼屎挂在眼角上,就像烛台上的流蜡,传说她锅里的锅巴把锅给填平了,直接可以当砧板用,她的屋里没有老鼠,因为她头发发出的酸臭把老鼠熏走了。”
“这就是你心目中的巫婆啊!”弃诺听了黑鞘的描述,发出了感叹,“你好没创意哦,跟我死去的奶奶说的一样。”
黑鞘大失颜面。
啸月也开始描述他心中的圣巫:“圣巫是用水晶球占卜的,只要她对水晶球施展魔法,水晶球就会出现一些画面,告诉她所想知道的。说不定我们四个人围着篝火谈话就已经出现在她的水晶球里了。”
荆轮笑了笑,脸上没有了忧伤,他知道,这是同伴在为自己排遣愁闷。
“真的吗?要是她发现我们在说她的坏话,会不会诅咒我们?”弃诺道。
“那可说不定哦!”黑鞘道,“巫婆最喜欢要那种说她坏话的小女孩跟她做伴,尤其像弃诺你这样皮肤白皙的她最喜欢。”
“是啊!她最喜欢年轻的小姑娘给她梳头洗脸什么的。”啸月笑道。
……
……
四位光族战士一直谈到了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