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mpx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幻世英雄錄笔趣-第26章 多朗斯的心結分享-me1am

幻世英雄錄
小說推薦幻世英雄錄
一个小时后,在地下室的测试场,知福从西方域鉴定师公会的修行者测试仪上下来,气喘吁吁问:“多少分?”
易寒老师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中,老眼外凸盯着知福,手掌都在颤抖。纵是这数百年来,见过人杰各异,璀璨如星,但是知福的综合评分还是让他狠狠地往胸口上捶几下,才一口气顺下来。
“六十八分。速度16分(四级甲等),爆发力16分(四级甲等),持续力13分(四级丁等),精神力12分(三级甲等),灵魂力11分(三级乙等)。”将这段话说完,易寒老师才稍微平静一些。知福速度和爆发力这两项,实在太过恐怖。
“68分,是高是低?”知福并不了解分数的意义。
“去年潜龙榜,可名列第十一位。”易寒老师说。
“潜龙榜是什么东西?”
“东仙大学府会对所有的学生评分,前一百名组成潜龙榜。”
“今年我的名字也会在上面?”知福扬起眉毛,问。
“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使用化名。”易寒老师道。
“用‘古怀’这个名字,取‘怀古’与‘怀故’之意。”知福想了想说。
知福离开战国学院,易寒老师从地下室出来,来到三楼的一间双扇雕麒麟纹的大门。房门旁的木牌上刻有“院长”二字。院长室内部宽敞,多是一排排的书架。书架上并非常见的纸张书籍,而是一卷卷竹书与残破的兽皮书。窗台下,紫檀木的书桌上文竹碧翠,几条纤柔的枝条垂入白瓷缸中。在瓷缸底部的浅水中铺着白沙与鹅卵石,一头巴掌大小的苍青色龙龟在白沙间缓缓爬动。
易寒,字玄墨,东方一等大学士,封号墨云元帅。其精通阴阳计谋、排兵布阵诸道,尤善练兵。曾为战国域五大皇朝之一古唐国武王,手下八千墨云军,名列神军谱天字之列。后舍去功名利禄,隐世东仙大学府,被聘请做战国学院院长,已有三百二十余年。
易寒院长来到书桌后坐下,从抽屉中取出一卷红丝带扎起的竹卷,在面前摊开来。每一根竹条上,都刻着一个名字,如今以后三十三人。这些都是三百年来他所记录下杰出的学生。其中有十之七八的竹条下,用刺眼的红色写下一个“卒”字。
他拂袖磨墨沾笔,在第三十四根竹条上,写下“知福”二字。
一世傾城:冰棺裏的召喚師 千淳果果
写下之后,易寒院长收起竹书,起身来到窗下。他的目光延伸到学院外的烈士陵,叹息道:“自古争霸路,多是枉死人。”
回到洛社夫的家中,知福思来再无他事,便回到屋中,参悟昨夜铭记的功法。二十一门功法,皆是绝世无双,哪一门拿出去,都足以在江湖中搅起莫大的风波。知福觉得自己虽然会得许多家的招式与绝学,却不成体系。不若挑上几门合适的,作为自己的根基。
萬道獨尊 吹雪劍神
穿越守則:桃花朵朵很惹眼
修行时光如水逝,知福从入定中醒来时,房门咚咚作响。
“知福,你在不在?”雪莉叩门问。
“在。”知福才发现屋中已经黑了,夜虫在窗外草丛中吟。
门打开一瞬间,雪莉盯住知福眼睛问:“为什么把自己锁在屋里一整天?不出来吃饭。”
知福被雪莉的目光瞧的不自在,说:“我在练功,忘了时间。”
“练功?”雪莉不相信,以为是知福的托词。对于知福报名战文院,雪莉已经认定他失败了。她说:“你要打起精神来,失败一次没有关系。努力会填补天赋的差距,明年还有机会。”
原来她担心我失败了一蹶不振,笨丫头……知福露出笑容,说:“我已经通过了战文院的考核,三天后上课。”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秘密 貓小天
“什么?!”雪莉惊讶地看着知福,他明明只有低阶修行者的实力,是怎么通过考核的?!
“我的精神力和灵魂力两项得分很高,易寒老师还挺欣赏我来着。”知福亦真亦假地说。
“真的?”雪莉还是不怎么相信。
“当然。”知福一指指着自己,一字一顿地说:“我,牛哄哄的存在。”
一刻钟后,知福坐在饭桌前,洛社夫一家都在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盯着知福。最终奥斯大叔说:“太不可思议了。你玄力如此微弱,只是低阶修行者,却拥有极高的精神力和灵魂力,两个9分。我见过很多天才在成为大师时,才能达到这个分数。”
多朗斯拍了拍知福肩,笑道:“恭喜你,哥们。你真是一个天才。”他的笑容虽然灿烂,但是其中却有几分苦涩。他的天赋极差,靠着“极限修行法”这种常人无法忍受的苦修,才得以进入学府中吊车尾的体术学院。而知福修行这么低,却凭借着惊人的天赋进入学府排名前十的学院。当刻苦的平庸者遇到天才,总会有无法释怀的苦涩。
“等饭后我会把学费退给你。”奥斯大叔说。
“别,我还打算跟多朗斯兄弟继续学习体术。您知道我以后要去战场,学会体术也好多个保命的手段。”知福连忙摆手说。他确实不想离开洛社夫家,这里能给他家的感觉。何况修行之余,还能调戏调戏雪莉大美女,何乐而不为?
“不不,我教不了你。”多朗斯拒绝说。“战国学院中会有教授体术的老师,他们比我厉害多了。”
“极限修行法就挺好。”
“不,你还是向学院中的体术老师学习吧。”多朗斯摇头说。
这时,奥斯大叔说:“年亲人在一起互相交流是很好的。多朗斯,爸爸觉得你在体术这一块仍然可以当知福的老师。既然知福想向你学习,你不该拒绝。”
多朗斯不敢拒绝爸爸,低下头,“嗯”了一声。
饭后,三楼奥斯大叔屋中,多朗斯站在爸爸面前。
“多朗斯,我的孩子,今天晚饭面对知福,你自卑了。”
多朗斯羞愧地低下头。
“你因为知福进入战国学院而自卑体术学院,在你的内心深处,你还是瞧不起所学的体术,认为体修是低贱的修行。”奥斯大叔呵责道。
“我没有,爸爸。”多朗斯反驳。
“那么你为什么拒绝知福跟你学习体术。”
“他已经考进战国学院,那是学府最好的学院之一。他会接受更好的训练,我教他的体术,只会成为笑话。”多朗斯说。
“还记得奥罗克体术宗师对于你的评价吗?他说你的天资虽然不好,但是你的意志坚强,你热爱古老的体术修行,他期许你成为下一位体术大师或者宗师。”
“爸爸,我知道奥罗克大师只是在安慰我。”
“不,他不是在安慰你,是你,瞧不起自己。你以为天赋决定你的成就,却不相信自己的努力,不相信自己真正学到的东西。我的孩子,你太让我失望了。修行不能得到什么,它只是自我的升华。”奥斯大叔重重地叹息一口气,说:“你回去好好想想吧,你对这些年修行的时光是否后悔。”
“……”多朗斯神情低落地离开了爸爸的房间。
深夜,知福盘坐在床上,上身**,以血之力为根基凝炼高等的斗天之气。但那斗天之气如同无法驯服的烈马,致使他的皮肤变成血棕色,吐息的气息皆是灼热的白雾,仿佛随时都会爆炸开来。
《斗天诀》是一门极难修行的绝世功法,讲究以不屈之魂、不屈之体与不屈之意志,激发潜力,在刹那之间,达到极大的爆发力。知福最为强大的两项便是速度与爆发力,可以说《斗天诀》恰合适他学习。但是《斗天诀》对肉体、精神与灵魂皆有极高的要求,血之力的优势可以弥补肉体的不足,却无法弥补灵魂力与精神力的不足。
“噗!”
急血攻心,知福张口喷出一股热血。蕴含了霸道力量的血液竟将地面灼蚀,留下几个铜币大小的浅坑。知福赶紧停止运行功法,静心调息。
许久之后,他方才睁开眼睛,自语:“精神力与灵魂力还不够强大,长久下去,肉身力量也会制约我的修行。”
第二日清晨,知福早早起来,用多朗斯的那套“极限修行法”玩命的折磨自己。所谓极限修行法,就是让自己精疲力竭,使得身体在极限的临界点成长。多朗斯按着以往的作息时间起来时,却看到知福已经大汗淋漓。若是放在昨天,他会毫不吝惜地称赞知福的刻苦,但是自打昨晚知道知福成战国学院的学生,他在看到这一幕,心中颇不是滋味。
“嘿,多朗斯,早啊。”知福打招呼。
多朗斯这时觉得知福的问候中也带着一些异样的味道,那是虚伪的谦逊。他点点头,说:“修行不能两天打渔,三天晒网,过度的训练只会成为你放弃的理由。既然你愿意向我学习体术,那么我们今天就开始正式的体术修行。你如果坚持不下来,就放弃吧。体术修行不仅需要天赋,更需要强大的意志力。”
“晓得。”知福笑着点点头。
又是一天过去了,晚上晚饭之前,多朗斯站在台阶上喝道:“如果你无法坚持,就放弃吧。”
台阶下的院子中,小屁孩们已经各自回家去了。一整天的训练,知福此刻疲惫异常,他背驮百斤重的沙袋,咬牙坚持着今天最后一项训练,挑战自己极限耐力。他感觉背上的沙袋随时都会把自己压垮,两条腿仿佛就是两根木棍子,全然没了知觉。
兩界走私商 浮兮
最后一圈坚持下来,知福松下沙袋直接跪在地上,双手撑地面喘息。多朗斯皱起眉头,此刻,他心中更愿意看到知福放弃。
“很好,今天的训练结束了。”说完,他走进屋中。
知福翻身躺在地上,呈大字型,过度地疲惫让他昏昏欲睡。在上下眼皮挣扎了几下之后,终于合在一起,知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