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of6m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殤雅旭-第三十六章 不是終了的結局看書-ituyh

殤雅旭
小說推薦殤雅旭
水柔握上许雅行的手,就像与一位老朋友在互相谈心一样。但这一幕看在朱寿的眼里就变成了水柔对许雅行的图谋不轨。
“放开你的脏手。”朱寿一声大喝,吓得水柔只得放开沈雅行的手。
“雅行,你没事吧?她有没有对你怎样?”朱寿将沈雅行上下打量了一番,直到确定没事才安下心来。
“相公,你冤枉水姑娘了,她好像是在为我治病,我已经舒坦很多了。”沈雅行知道朱寿对自己的爱护,忙为水柔说话。
“真的吗?”朱寿将手搭在雅行的脉上,确实平稳许多。
“雅行什么时候跟相公说过谎?”
“你真的能医好雅行?”
朱寿望水柔的目光,有疑惑,但更多的是期待。
“恕我直言,许小姐的阳寿早就已经尽了。是任何人都无法医好她的。”
水柔坦诚直言,这令朱寿备受打击。
“什么?不可能,上天为什么一定要拆散我们,我不服,不服。”
朱寿抱着头冲出门去,沈雅行不能动身,只能让贴身丫鬟去看看。
“这些天来,我的病越来越重,相公是因此才有些激动,控制不了自己。水姑娘你别往心里去。”
“人生难觅一知己,岂知福与祸相依。”
美人傾天下 加州
望着雅行,水柔都觉得心痛不已。
“水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水柔笑笑,默而不答。
“水姑娘果然是气质非凡,你想必也知道比赛那天与你下棋的不是我的妹妹而是我相公吧,那天你对她说的那番话我听说以后,既知道你肯定知道些什么。这几天,我爹与相公很不寻常。所以我才斗胆请姑娘前来,望姑娘能告知小女子一二。”刚才经过水柔施法,许雅行的呼吸畅通了许多。那么多话说下来,竟也还算流畅。
“你真的想知道吗?”
沈雅行点点头,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你知道朱寿为了延续你的生命,给你用了诛刹之玉吧。”
“嗯,知道,我也曾问过用这玉以后会不会像传说中那样给天下带来灾难,但相公说那些传说只是后人编造的。不是真的。怎么,诛刹之玉有问题吗?”
“是为了让你安心吧,他对你撒了谎。”
虽然很不忍告诉沈雅行真相,但事情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能让诛刹童子回头的就只有沈雅行了。
“什么?”
“他不顾后果,盗取诛刹之玉,以玉气延续你的生命。但这样带来的不仅仅是灾难,而是百年的乱世。”
“你是说,南朝会有不尽的战乱?”
“不仅仅是南朝,还有之后的北朝,都会是短命王朝。战火四起,遭殃的事黎明百姓啊。为了救你,朱寿置成千上万的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不可能的,一定是你骗我,百年之后的事你又怎么会知道?我不相信。”
沈雅行惊恐地望着水柔,这个事实对她来说,着实残忍。
“那如果说,我不是凡人,而是神呢。你能信我吗。”
沈雅行还没有回过神来,却见金子般耀眼的光芒闪过。水柔的侍女就已变成两头遍体雪白的白虎,而水柔坐在白虎身上,一身装束也已是全然不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水柔说上多出来的泛着淡蓝色微光的长鞭。
“你是?—白虎护神。”
水柔点点头,“现在,我的话你该信了吧。我知道你的本性善良,快劝朱寿回头吧。不然他真的会万劫不复的。”
沈雅行已骇得不能言语,而好不容易冲破水柔暗中施下的结界的朱寿,一看到沈雅行的眼神,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对她说了什么!”拔剑出鞘,一瞬间的事,水柔的脖子上就架上了一把泛着寒光,通体晶莹的玉剑。
“相公,不要。”沈雅行挣扎着。但怎么也起不了身。
“我只是说了实话,你知不知道,你为了一世的固执,害了沈姑娘的三生。”
“什么,你把话说清楚。”
水柔死死压住已经怒不可遏的白虎,一向说话温柔平稳的她,语气也激动起来。
“沈姑娘的前世是祸国殃民的妲己,今世所受的罪是为了还前世的孽。下一世她本可以身为公主,更能觅得良人,一生衣食无忧,福气安康。但就是因为你,固执地以为上天不公平,执意拆散你们。一心与天争命,让沈姑娘又背上罪孽。”
“你骗我的,纵使你的法力再怎么高强,也不可能看穿一个人的三生三世。”
朱寿两眼发红,不知是因为悲伤还是因为愤怒。
“是诛刹之玉,沈姑娘的身体内不是有玉气吗。诛刹之玉毕竟是神器,对我的法力当然会有作用。”
水柔的一番话让朱寿也愣了神,手中的剑因无力而掉在了地上。
水柔知道,该是留给两人单独相处的空间了,于是命白虎,出了房间。
夜幕已降,竹林里却根本安静不了,左边是因担心水柔而硬闯进来火姬和雅诗他们,而右边则是担心沈雅行的沈家老爷和沈雅言,沈安寻。
“妖女,你对雅行做了什么?”
见水柔出来了,沈老爷破口大骂。火姬不是能够忍耐的人,她正欲教训那沈老爷一番,却被水柔拦住。
“火姬,我与诛刹童子的谈话,你都听到了吧。若真想替我出头的话,就动动嘴吧。告诉他们,他们辛辛苦苦为沈大小姐续命换来的是什么。”
这时轮到右边的人迷惑了,火姬满脸不悦,因实在不想面对那些愚昧的人。故打发朱雀去说。
在所有人听完前因后果后,都唏嘘不已。一心为沈雅行好的人,却恰恰为沈雅行带来了最大的伤害。
“生老病死乃天理循环,自有定数。与天争命的勇气可嘉,但凡事都讲一个中庸之道,过则损。”
水柔无奈叹说,她了解过先皇对你太后的爱情,也知道君见为许云昊的执着。现在诛刹童子更是为了沈雅行沦为千古罪人。爱是人之性,但过了火,也只会带来苦痛与伤害。
许久,诛刹童子才扶着沈雅行出了房间。他们在众亲人面前一一含泪磕头。最后才跪在火姬面前。
“朱雀护神,您是这东方天地的护神,您就下令吧,既然事情是因我而起,所有的惩罚,我都愿意承担。”
“不,相公会这么做都是因为我,最应该受到惩罚的也是我。”
诛刹童子与沈雅行竟为此事互不相让。
醫流高手
皇上,本宮不伺候 初兒
火姬也恢复了真身,她喝住两人。
“你们都不用争了,两人都是此事之因,就该两人共尝此事之果。沈雅行,虽说不知者无罪,但你却是导致这一切的源头。你是否愿意用三生的苦来偿还你欠苍生的债?”
“雅行甘愿受罚。”
“那好,既然今生你因情所苦,你之后的三生,仍会生在富贵之门,帝皇之家。你的婚姻将不再是因为爱情而生,但你却是为天下而活。这样的惩罚,你可有怨言?”
“雅行绝无怨言。”
众人都将目光放在了雅行身上,他那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又怎么挑起天下重任?
“那好,你转世去吧。”
火姬拔出火凤剑,只见得红光乍现。几乎所有人都睁不开眼,再就只听到诛刹童子与沈雅行依依惜别的哭声。待水柔再次将剑收回后,沈雅行已不见踪影。
“至于你,诛刹童子。我还真不知道罚你什么好?”火姬向水柔求助,但水柔的表情明显告诉她,这个忙她帮不了。
“火姬不必犯难,我来替你解决这个难题。”雷铭的声音在夜色深处响起。不久,便见已恢复真身的他从竹林里钻出来。只是手里握的不再是冰弓,而是一块血红的石头。风行也骑着青龙,从竹林上空飞下来。一时,四位护神都齐了。这让从来都只听说过一些神话故事的凡人,下巴都快惊掉下来了。
“这是?”
水柔眼尖,一下子便注意到了那颗石头。
九天神皇 葉之凡
“镇妖石。”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火姬望着那块石头,疑惑地问。
“既然诛刹之玉是被诛刹童子所盗,那就应由他填补。”玄武载着雷铭,缓缓走近诛刹童子。
“我知道,我会弥补我的罪过。”
诛刹童子留恋地望了周围几眼,重视下定决心,化作一缕青烟,与那镇妖石融为一体。
“倒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雷铭望着手里的镇妖石,无奈轻叹。
“雷大哥,风行,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赶来了?”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安下心来的火姬疑惑地问。
“水柔的脖子上都被人架上了刀了。我们能不担心吗?再说平城的事也解决得差不多了,就想着回来帮你们。”雷铭好脾气地解释着。
“对了,我们半路上还遇见了一个人,所以就顺道带上他了。”
雷铭话音刚落,又一条青龙从半空中冲下来,而那青龙身上,分明坐着许云昊。
“云昊,你—”
见到安全落地的许云昊,沈雅言惊叫出声。
许云昊对沈雅言礼貌性地笑了笑,便径自走到水柔面前。欲向他为失约之事请罪。却不料水柔在此时神色大变。
“我们不要高兴的太早,诛刹之气,我们还没有解决。”
水柔话刚落音,狂风四起。竹树都被吹折了腰。一个怪异的声音想起
“还是白虎护神聪明,不过,太迟了。”
只见风力越来越大,火姬只得施法护住挨在身旁的素月和飞扬,而风行与雷铭则合力护住其余凡人。独水柔如痴住了般,竟不施结界护住自己。眼见水柔就要被吹走,所有的人都是心急如焚。竹叶飞舞,再强风的作用下,快如镖,与结界擦出四射的火星。
重生之土著逆襲 恨古大帝
望着这些火星,许云昊终于明白水柔异常的缘故了。他不顾一切地冲出结界,抱住水柔,用身体替水柔挡住那些竹叶。
“你快走,你撑不住的。”水柔焦急大喊,可许云昊只越抱越紧。
“快速飞来的竹叶,像针吧。你就是因为这个害怕的吧。”
许云昊在水柔耳边轻语,声音已经很是虚弱。水柔见许云昊拼死护住她,一百多年不曾流泪的她,终是湿了眼眶。最后,因为许云昊她不得不放弃,任风将他们吹走,吹到无法预料的地方。
镇妖石在这时突泛红光,这才渐渐稳住风势,一战下来,已经疲惫不堪的众人望着水柔他们被吹跑的方向。尽是担忧。
“不好,是雨之族的方向。”风行惊呼
“雨之族?”几乎在场所有的凡人的异口同声问道。
“妖不能犯,神不能管的地方。在哪里不管是妖术还是法力,都是不出来。”听雷铭这么一说,火姬才有了印象。恍然大悟。
“雨之族有结界,外人想进去的话,必须有恰好等数的雨之族人在结界旁,这样一出,才能一进。应该没有那么巧,我去追水柔。”
风行说着就要骑龙飞去,雷铭却拦住了他。
“就是那么巧,水柔他们已经进入结界内了。现在我们就只能等了。再者说,刚刚只是因为诛刹之气尚未成熟,我们才侥幸逃过一劫。但我们的事却远没有终结。”雷铭的话提醒了风行与火姬,他们只得安静下来。
望着水柔离开的方向,所有人都在祈祷,为水柔,为云昊,为白虎。——
翌日,便传出消息,沈家长女逝世,太守因悲痛过度,亦魂归西天。长子沈安寻接任太守一职。而沈雅诗与未婚夫也无心再呆在青城,故携手同游世界。素月与飞扬仍呆在桃花庵,陪着静慈师太。只希望有一天能再见水柔。雷铭他们则一早就赶往丰都。调查丰都之事。沈雅言呆在沈府,专管女巧节之事,终身未嫁。
多年后的唐朝,才貌双绝的金城公主为和亲,下嫁吐蕃赞普尺带朱丹,为两国人民立下千秋难忘的功劳。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