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896熱門都市小说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討論-第三百六十章 我還沒出場吶,就涼了鑒賞-majzs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戒色开口道:“云姑娘,人已死,魂魄便与你无关,生前之罪死后自有人来判,却是不能给你。”
云依依问道:“如何判?”
戒色答:“十八层地狱。”
“我更相信我自己!给不给我?”
戒色闭口不答。
云依依的眼中有着黑光闪烁,冰冷的气势如潮水般涌向戒色,最终冷哼一声,准备离开。
这一次,戒色拦住,开口道:“云姑娘,既然仇人都已经伏诛,该放手了!”
重生詠嘆調 橘子奏鳴曲
萬古仙途
云依依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迷茫,显得非常手足无措,紧接着却重归冰冷,凄凉道:“怎么放手?我的这份痛苦,有谁能够理解?这个世界给我的痛苦,我要让所有人都去感受!”
“你停下来,好好问问自己的心,这样你会快乐吗?”
戒色看着云依依,两人立于山峰巨柱之上,周围有着白云飘荡,彼此对视。
“我的心?”云依依讥讽的看着戒色,“我杀了这么多人中,也有信佛的,他们死前,依旧会等待着佛祖的救赎,佛祖来了吗?信仰不过是骗人的把戏,它救不了任何人!”
戒色默念着佛号,“但是信仰可以拯救自己,我求你一件事,别杀人了,停下来,好吗?”
云依依看着戒色,有些愣神。
戒色缓缓的走上前,伸出手,看着云依依,“我依旧能娶你,把那片莲叶给我,作为嫁妆如何?”
云依依的呼吸陡然变得急促,第一反应是欢喜ꓹ 呆呆的拿出莲叶,朝着戒色的手上递过去。
此时ꓹ 那片莲叶已然变成了黑色,散发着无比邪性的光芒。
就在戒色即将拿到莲叶之时,那莲叶陡然爆射出乌黑之光ꓹ 其内居然发出一道冷酷至极的声音,戏谑道:“想要我?你在做梦!”
那莲叶陡然顺着云依依的手心融入了进去ꓹ 下一刻,一条漆黑如墨的手臂陡然从云依依的身后窜射而出ꓹ 如同毒蛇一般ꓹ 没有一丝丝防备,直接将戒色的胸口贯穿,如同炮弹一般飙飞了出去!
“佛教的佛子还算有几分斤两,居然可以逼得我亲自动手!”
從黃泉路穿到死神 弦玉
云依依的嘴里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与云依依自身的声音相融,形成叠音,听起来极为的诡异。
在‘她’的脚下ꓹ 那片莲叶居然一生二,二生三ꓹ 化为了一朵黑色的莲花缓缓的绽放ꓹ 将其慢悠悠的托了起来。
一道极为诡异而又恐怖的气息开始从她的身上散发而出ꓹ 居高临下的向着戒色飘去。
此时的戒色被撞得镶嵌在一个墙壁之上ꓹ 胸口处是一个碗口大的伤口,鲜血如柱ꓹ 狂涌而出。
在伤口的位置ꓹ 他体内吸收的那么多魂魄好似找到了宣泄口一般ꓹ 大张着嘴巴,凄厉的叫唤着ꓹ 准备冲出来。
然而,却只能冲出一半,下半身好似被牢牢的锁着。
“哦?还不死?”
‘云依依’看着戒色,眼中露出奇异之色,“那便成为黑莲的养分吧。”
她抬手一挥,黑莲顿时发出黑色之光,向着戒色罩去。
就在黑光即将射到戒色时,一道金光缓缓的浮现而出,形成一个护罩。
这金光并不浓郁,相反,很淡。
但是……却轻易的将黑光给阻隔在外。
金色和黑色两种颜色,好似天敌一般,彼此泾渭分明,一点也不相融。
这一刻,那些鬼魂重新被吸回到戒色的体内,那伤口处也是重新恢复,只是长出的却不是肉,而是金漆。
戒色重新睁开了眼睛,看着那多黑莲,身子轻如鸿毛,飘在了空中,“这是,灭世……黑莲?”
不管是《西游记》还是《西游记后传》,月荼自然都跟戒色讲过,并且印象深刻,因此戒色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哟呼,还有点见识。”
云依依冷冷的一笑,“此法宝伴随天地而生,为先天至宝,有着霍乱天地之威能,当年无天魔主就是凭借此莲台将你们佛教搅得腥风血雨,如今,魔神大人却是将它赐给了我!”
戒色沉声道:“你是谁?”
“吾为当代魔主!”魔主的声音幽幽,带着残酷与冷傲。
戒色开口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从她的身体里出去。”
誰看了她之貝貝闖天涯
魔主哈哈大笑,“哈哈哈,我为什么要出去?来啊,来啊,这是你的心上人,你舍得打吗?”
“阿弥陀佛。”
戒色双手合十,周身的金光陡然大放,炫丽的佛光如同激光一般,向着四周狂射而去,在他的后脑勺,居然多出了一轮金色光圈!
这一刻,周遭的世界都被佛光笼罩,远远看去,好似一个金色的蛋。
如此浓郁的佛光,让魔主的脸色一沉,抬手一挥,灭世黑莲旋转,有着魔焰燃烧而起,黑气涛涛,形成一条黑色的长龙盘旋而起!
顿时,黑色与金色彼此僵持,形成封停抗衡之势!
“这……这怎么可能?!”
魔主瞪大着眼睛,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做梦都没想到,区区一个小和尚,居然能够挡住灭世黑莲的威力。
这……不科学!
她沉着脸道:“你身上有什么法宝?!”
戒色没有说话,他的手缓缓的抬起,佛光狂涌,形成巨龙,“大威天龙!”
我的抗日大 癡冬書
“吼!”
那条金龙太过巨大,以至于仅仅是出现了一个龙头,这个金色的龙首遮天蔽日,足有一个村庄那般大小,嘴巴一张,就将魔主给含在了嘴里!
远远看去,就见一个巨大的龙首嘴里,咬着一团漆黑的烟雾!
魔主的脸色变得凝重,手臂扬起,“黑魔龙!”
“吼!”
同样是一条巨龙冲天而起,通体由黑雾组成,沿着莲台环绕,下一刻便从龙嘴里杀出,与金龙纠缠在一起!
轰隆隆!
这一刻,天地失色!
方圆万里之内,日月无光!
所有人仰头看去,都能看到天空之中,有着一金一黑两种光芒交织,更是有着轰轰之声传来,形成奇观!
佛光与魔气俱是形成冲天光柱,恐怖到极致的气息,甚至连仙界都生出了感应。
錦瑟 十分
“嗡!”
虚空之上,一道金色的大门缓缓的浮现,随后打开,迸射出圣洁之光!
天门都开了!
然而,没过多久,伴随着“咔嚓”一声,金色的门户上居然出现了裂缝,随后裂缝越拉越大,天门根本就没出现多久,就伴随着“铿”的一声,如同镜面般碎裂。
这一刻,天地之间的某种限制陡然一轻,仙界与凡间之间的通路似乎完全没有了障碍,绝地天通的限制完全被打破,仙气开始共通。
“阿弥陀佛。”戒色身子立于半空之中,整个身体都已经镀上了一层金色,双手合十,周身的佛光如同闪光灯一般,晃个不停,耀眼无比,“你不出来,那贫僧只好打到你出来了!”
“轰!”
戒色怀中,那个金佛雕像缓缓的融化,最终完全融入了戒色的体内,浩大无边的气势涌动,虚空之中,突兀的传出一股佛唱之音。
在他的背后,一个超级巨大的金佛影像缓缓的浮现,就算只是盘膝而坐,却也是头顶着天空,双手合十,法相庄严,让人一看就失去反抗之心,甚至想要顶礼膜拜。
“嗡嗡嗡。”
虚空之中,气息开始极度混乱。
戒色盘膝坐与巨佛的胸口,似在诵经,而巨佛则是缓缓的抬起手掌。
这手掌太过巨大,居然将天空给遮掩,随后向着魔主轰然垂落而下!
“戒色,你真的忍心下手?”这次,纯粹就是云依依的声音,夹杂着可怜与哀求。
然而,戒色不为所动,手掌加速落下。
“好一个和尚,连妻子都杀!”
‘云依依’的眼睛猛地一眯,灭世黑莲疯狂的旋转,莲叶胀大,一点点的闭合,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一股股黑色气浪化为无数条巨蟒,迎着佛手,向着空中嘶吼而去!
佛手落下,强大的气势将那些黑蟒压迫得溃散而散,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峰一般,轰然砸落在黑莲之上!
“轰!”
强大到骇人听闻的气浪向着四周爆裂而去,他们脚下站着的这个冲天的山峰连坍塌的资格都没有,瞬间化为了齑粉,周围林立的山峰同样如此,直接生生的被从世间抹去。
这一片森林也是消散,大地裂开塌陷,居然造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恐怖深渊!
滚滚烟尘散去,恐怖的异象也是消失,那深渊旁,两道身影摊在地上。
一个一身红衣,一个光头锃亮。
“咳咳咳!”
戒色双目无神,身上的袈裟完全破损,艰难的站起身,一点一点的向着云依依走去。
神鬼同行 上官林
摔倒,爬起,一尺一尺的挪过去。
云依依虚弱的趴在地上,眼眸静静的看着戒色,两行眼泪缓缓的流出,两人都已经是油尽灯枯。
云依依的嘴角勾起一丝苍白的笑容,“和尚,原来你也会说甜言蜜语。”
戒色与云依依靠在一起,“一切都结束了。”
“是啊,结束了,我只是不甘心。”云依依低声道:“我错了。”
戒色的手缓缓的抬起,手心之上,浮现出几道鬼魂,正在哀嚎。
“你不是想看看害你家人的那群人的下场吗?我将自身炼化成地狱,让他们受十八层地狱之苦!”戒色双目低垂,“我……又何尝甘心?”
“那你还是和尚吗?”
“我觉得我是,我就是。”
“就这样,也挺好的。”
“是啊……挺好的。”
对话渐渐的归于了平静。
深渊之中,缓缓的出现一黑一白两道虚影。
他们头上带着高帽,双手持着哭丧棒,双手俱是在微微颤抖,一点一点的踟蹰着前行。
“老黑,要不还是你去吧,我在后面,真出事了也好有个照应。”
“放屁!怎么不是你去?”黑无常骂骂咧咧着,“到底是何方的大能在此打斗啊,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啊!”
“哎,鬼差难做啊!”
两人满心忐忑,顶着巨大的勇气,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深渊中探出一个小脑袋。
眼神紧张的一撇,注意到了那对靠在一起的身影。
“不会吧,这动静是他们闹出来的?”
白无常吞咽了一口口水,一点点的飘过去,脸上的吃惊之色越发的浓烈,“这,这是……那和尚的体内居然吸附了大量的灵魂,他将自身炼成了灵魂的容器?!”
“怎么可能有人能做到这一步?这让我们怎么勾魂?”黑无常也震惊了,随后眼神猛地瞪大,好似想起了什么,惊呼道:“光头和尚,红衣女子,老白!你记不记得高人托我吗做的事情?”
“对了,高人让我们留意一个光头和尚和一名红衣女子,关注着他们的情况,甚至一路上拖了好几个城隍帮忙带信,显然对此事极为的重视!”白无常的眼睛猛地一亮,“是他们,准没错了!”
“走走走,小心点,带回地府。”
……
魔界。
“呜!”
坐在王位上的魔主突然全身猛烈的一颤,发出一声闷哼。
他的眼眸瞪得如同铜铃,眼神充血,其内充满了惊惧和不可思议,更多的则是不甘,其嘴角有着一行血液流淌而出。
我的合租美女總裁 薯條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的内心之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好似经历了全世界最恐怖的事情一般,身子颤抖不已,气息居然在疯狂的减弱,生命急速流逝!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人,到底是谁,仅仅借助一个小和尚之手,就能够横跨一个不可能的维度来杀我?甚至连灭世黑莲都挡不住,到底是谁?!”
“我这还没出场呐,就要凉了?太残忍了吧!”
“魔神大人救我,我不甘心呐!”
内心波动逐渐的归于了平静,魔主的身子安详了下来。
阿蒙和后魔两人守在门口,脸色无比的平静,心中甚至还有一点小窃喜。
自从在凡间多次受挫后,他们的心态已然崩了,深感凡间的可怕,再不敢去凡间了,只想安安静静的在魔界苟着,混混日子多么的轻松自在啊。
因此沦为了看大门的守门员。
就在这时,他们的眉头同时一皱,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狐疑。
“怎么回事,魔主的气息是不是唰的一下,没了?”
“我也感觉到了,魔主刚刚似乎非常的激动,然后突然间就没了。”
他们看了看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阿蒙感觉有些懵,“魔主说他要远程操控灭世黑莲祸害人间,让我们守着不准人打扰,这总不能出事了吧?”
后魔轻手轻脚的上前,深吸一口气,抬手“咚咚咚”的敲了三下,“魔主,你没事吧?”
軍工霸業
一片寂静。
“咚咚咚。”
声音放大。
“魔主,你还在吗?”
依旧没有回应。
“吱呀。”
后魔和阿蒙一同小心翼翼的推门而入,只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端坐在王座上的魔主,顿时吓得心惊肉跳,魂不附体,直接瘫倒在地。
不过,意料之中的呵斥声并没有出现,魔主就这么瞪大着铜铃一般的眼睛,无神的盯着前方,似乎是一个雕像。
后魔吞咽了一口口水,“魔……魔主?”
他们两人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在魔主的嘴角居然溢出了鲜血!
连忙抬步上前探查。
这一查,顿时让他们得大脑轰的一声炸裂开来,一片空白,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他们的呼吸和心跳在这一刻纷纷停止,身子向后倒退,几乎被当场吓死。
“这,这,这……魔主死了?”
“凡间!肯定是凡间的人干的,太可怕了,人在家中坐着都能被杀,呜呜呜,这还给不给人活路了?”